316.女帝天下,十全十美【十八】

作者:莫颜汐    书名: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org】,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女帝天下,十全十美【十八】

    尽管救得及时,但将军府还是被烧去了大半,满眼狼籍,黑烟缭绕中,不时传出人的哭泣声。

    “夫人。”小十匆匆到了佳烟面前,扶住了她。

    佳烟用帕子擦眼睛,哽咽着说:“将军不在,我把家给烧了,怎么向将军交待。彦儿去接他父亲了,也不知道父子二人现在在何处?”

    小十听她的话,似乎还不知南彦遇袭的消息。尽管心焦如焚,却不敢在佳烟面前表现出分毫踺。

    “怎么会起火?”小十安慰了她几句,扶她到一边空地坐下,找来将军府的侍卫询问。

    “回公主的话,火是从东厢房后烧起来的。”侍卫抹了把脸,汗水把掌上的黑灰抹开,一条一条地印在脸上。

    “去找将军和公子的人回来了吗?”佳烟焦急地问道。

    侍卫们扭头看小十,不知如何答话。

    “你们看公主干什么?”佳烟也转头看小十。

    小十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南彦哥哥去找将军了。”

    正说话时,只听南月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佳烟,佳烟你在哪里?”

    佳烟破啼为笑,扒开面前众人,疾奔向南月。

    “别哭了,怎么在家能把房子烧起来?”南月的大掌抹过她的脸颊,安慰了几句,环顾四周,大声问:“彦儿呢?怎么不陪着母亲?”

    场面一阵静。

    “将军……你没有遇袭吗?”小十突然反应过来,急促地问道。

    “没有啊,我听闻南部大营里有人虐

    待兵士,所以乔装去看看,逮了几个蛀虫,什么遇袭?”南月丈二摸不着头脑,轻轻推开了佳烟,盯着小十问:“是不是彦儿出事了?”

    “你的侍卫来报,说你返京途中遇袭,彦儿急着去接应你……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佳烟急了,眼前一团团黑雾,用力拉住小十的袖子问:“公主啊,告诉我实情,到底出了什么事?”

    “南彦哥哥被引进了陷阱……生死未卜……”小十艰难地说道。

    “什么?”佳烟眼前一黑,一头栽到地上,晕了过去。

    “哪个侍卫?”南月怒火攻心,跌坐在石凳上,怒吼道:“快带上来见我。”

    众人面面相觑,大家到了现在才知道是陷阱,那人肯定早跑得没影了。

    “回来报信的人在何处?”傅石沐从起火处察看完,回到小十身边。

    “在别院治伤。”

    侍卫带着众人到了九死一生逃回来报信的侍卫床前,他身上数箭,刚上了药,意识还很清晰。

    “那些人都着黑衣,说要教训公子,让他霸着大哥的女人……”侍卫在气愤中,把喷着火焰的眼神投向了傅石沐。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傅石沐镇定地站在人群后。

    “真的是你吗?”佳烟大步过去,一把揪住了傅石沐的袖子,大声哭道:“你说实话。”

    “公子骑马逃离,起码中了三箭,刀伤无数。”侍卫激动着想坐起来,扯动了伤口,鲜血立刻急涌出来。

    “若是我,一定不会留活口。”傅石沐眉头紧皱,转头看着小十说道。

    “你这是示威,你们那群人,常对公子使绊子。尤其是于靡和唐东止,不止一次暗算公子。”有名侍卫大声指责道。

    此言一出,常跟在南彦身边的侍卫都激动起来,围着傅石沐大声指责。

    小十头痛欲裂,南彦生死未卜,她可没心思在这里追究责任。

    “够了,立刻派京畿卫的将军们过来见本公主。”小十怒斥道。

    众人匆匆散开,小十扶着佳烟的手,哽咽着说:“夫人放心,我也想南彦哥哥,一定会找到他的。”

    “你是公主,能挑的夫婿千千万,但彦儿从小心里就只有你,一定守了这么多年……公主查将军府的事,他闷在心里,夜夜难眠。公主与傅石沐出双入对,他看在眼里,心里难受也不能对谁说。公主,是我们将军府……高攀了!”佳烟摇摇头,推开她的手,踉跄着往院外走,“我要去看看彦儿出事的地方,我要把彦儿找回来。”

    “夫人,何苦说这些气话。”南月眼睛通红,扶住佳烟劝她,没几句,佳烟又晕了过去。

    “我去伏击的地方看看。”傅石沐走过来,小声说道。

    “我也要去。”小十抬起红红的眸子,轻轻地说。

    傅石沐点点头,刚抬步,小十的身子已经软软地往下滑去……

    ———————————————————————分界线——————————————————————

    第一次葵水。

    小十的成

    人礼物来得这样突然,小腹里绞痛得像有无情冷酷大掌在肆意撕扯,冷汗往外涌,让她几乎以为自己

    要死掉了。原来,长大是这样痛的一件事,女人除了生孩子,还有一种事能让人疼得死去活来。

    雨淅淅沥沥的下,已是辰时了,黑压压的天,却还像是在半夜。小十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只见大殿门口立着一道高大的人影,仿佛是南彦拿着她的珠钗看着她笑。

    “南彦哥哥。”她欣喜地坐起来,向那人伸出双手。

    “公主。”傅石沐眉头微皱,怜爱地唤了一声。

    小十的双手垂下去,轻轻地说:“是你啊,有南彦哥哥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傅石沐轻轻摇头。

    “小十,还疼吗。”许雪樱端了补血汤放到她的面前,小声劝道。

    “为什么还没有消息呢?摄政王手下的人不是最厉害了吗?”小十捧着汤碗焦虑地问。

    “还在找,别太担心了,自己身子要紧,一定会找到的。”许雪樱怜爱的抚了抚她的头发,轻声说:“南彦很机灵,小时候就知道带着你逃跑,现在已经成了威武的将军了,坏人当然更捉不住他。”

    “小时候……”小十完全不记得那么小发生的事,她轻轻叹息,自责地说:“原来南彦哥哥心里难受,我都不知道。若他不能回来……

    “会回来的。”许雪樱抚着她柔顺的长发,柔声说:“你再睡会儿,有消息我会告诉你们。”

    小十乖巧地点点头,躺了下去,轻合上了眼睛。

    许雪樱给她掖好被角,叮嘱了傅石沐几句,退了下去。

    傅石沐垂手站在榻边,低声问:“公主相信我吗?”

    小十没睁开眼睛,轻轻地说:“信。”

    “后天就是登基大典,待看着公主登上帝位之后,臣会亲自带回南彦公子,捉住乱

    贼献给公主。”傅石沐小声说完,转身就走。

    小十偏过头,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远离视线。

    “到底是谁?要挑拔我和将军府的关系呢?”她翻了个身,秀眉紧皱,看样子这些人是想搅黄她的登基大典!昨日那叫安然的姑娘和这些人有没有关系?

    她坐起来,想了片刻,叫进小梨子。

    “公主还是不要出去了。”小梨子担忧地说道:“若公主再出事,那可怎么办?”

    “我看得出,安然并不想刺杀我。”小十轻轻摇头,“她说不定知道些什么事,那只是她在提醒我而已。”

    “毒肠那样恶毒的药,怎么会是提醒,好多人都因为毒肠灼烂了皮

    肉,今天还不能沾水呢。”小梨子气愤地说道。

    小十没理会她的抗议,换上衣裳就走。

    安然和上官莺都关在皇宫地牢里,进了走廊,阴冷的风吹过来,夹带着血腥味儿,让人不寒而栗。

    小十皱眉,轻声问:“上刑了?”

    “安然鞭打三十,还吊在那里。”侍卫跟在她身后,小声回道。

    “另一个呢?”小十问。

    “另一个坚称没参与此事,只打了十鞭,关在牢里。”侍卫赶紧说道。

    小十停下脚步,看向吊于牢中的安然,轻声说:“放下来吧。”

    侍卫大步过去,解开安然腕上的铁环,把她拖了过来。

    安然一身是血,缓缓抬眸看向小十,苦涩地笑了笑。

    “为什么要这样做?”小十轻声问。

    “生无可恋,有什么不能做的。”安然淡淡地说道。

    “你恨我啊?昨晚有人刺杀了我的南彦哥哥,你知道是谁吗?”小十坐下,盯着她满是血迹的脸问。

    “不知道。”安然还是淡漠。

    “你还有家人吗?”小十轻声问。

    安然紧抿双唇,不再出声。

    小十看了她一会儿,起身说道:“放她们两个走。”

    “什么?”侍卫们惊讶地看着她问:“摄政王可知道此事?”

    “我是主子,我下令,谁敢违抗。”小十起身。

    “你想派人暗跟着我?”安然颤抖着问,一双眼睛里全是绝望。

    “原来你害怕出去,你怕见到你的主子?你并不想杀我,所以才选了这样笨的办法。但你毕竟伤了人,我给你机会,你不愿意说出幕后之人,我只能推你出去,让你去见你的主子。你的生死,都在你自己的掌心里。”小十弯腰看她,小声说:“最后一次机会,是谁?”

    “看来你是抱着必死的心了。”小十轻轻点头,扭头看着关着上官莺的牢房说:“把那个同谋抓出来,划画她的脸,换上安然的衣裳推出去……”

    “什么?公主饶命,这与我无关啊!”上官莺懵了,连滚带爬地过来求饶。

    侍卫打开大铁链锁,把她拖到了小十面前。

    “你与她一同进宫,若说不是同谋,也没人相信啊。”小十摇摇头,轻声说道:“还不动手,划她的脸。”

    上官莺眼中狠光一闪,大叫道:“我知道…

    …我知道她不叫安然。她叫秦挽,我看到有个老头儿半夜进了她的房间。我昨晚偷看到了,还偷听到了她们说话,说要刺杀公主……”

    “你……”安然愕然看着她。

    “既然知道还不报道,你就是同谋。”小十皱眉,上下打量安然,“秦挽……好吧,秦挽,就把你们两个都推出去。”

    她招招手,大声说:“把她们两个弄晕,带出宫扔到街上。”

    “是。”侍卫点头,拿了蒙

    汗药过来,弄晕了二人。

    “公主,属下会紧盯着她们,不过,不要告诉摄政王吗?”侍卫背起了二人,小声说道。

    “我现在去见摄政王。”小十快步往外走,她不仅要告诉摄政王此事,还要去城楼上见百姓,告诉那些贼人,若真的伤了她的南彦哥哥,她会让他们百倍偿还!

    ——————————————————————分界线————————————————————————

    一个时辰之后,皇宫城楼上响起了悠长的牛角号声,锣鼓声声,礼炮齐鸣。

    大元百姓被这动静惊动了,纷纷走上街头,往城楼方向涌来。大雨越下越大,伞与伞挤在一起,蓑衣挤着蓑衣,议论声几乎盖过了雨声。

    “出什么事了?怎么会响礼炮,不是后天登基吗?”

    “不知道,不过昨晚将军府起火了。”

    “是不是要抄了将军府?树大招风,伴君如伴虎。”

    “小丫头片子,君什么君?”

    “别说了,出来了。”

    明黄长裙的小十出现在高高的城楼之上,发髻高堆,金丝珠串垂到肩头。

    卫长风给她举着伞,二人缓步走进人们的视线。

    小十扫视众人,大声说道:“我的子民们,我是你们君主,焱婥妤。我的父王,曾忍辱负重二十六载,带着大元子民夺回家园,重建大元国。我的父王深爱我的母亲,只生下我一个女儿,把这大元江山交于我的手中。我以我的性命起誓,要保护大元子民,不让妖魔作崇。父王与母后因为当年重伤的缘故,一直在外拜求名医。做为女儿,必要担起这重担。”

    “但我们的敌人,轻视我,借机作乱,想颠覆我们的大元国。他们谋害将军府,谋害我,谋害南彦公子,我在此起誓,你敢伤害我的南彦公子,我一定要亲手捉住你,让你带着痛悔站在此处,看我大元永远强大。登基大典只是形式,从此刻起,我就是大元女帝,那些妄图加害我,要在我大元掀起波浪的人,劝你们就此收手。”

    “那些觉得女子无用,女子低贱的人也擦亮你们的眼睛,好好看一看,现在你们的君王,我就是女子,女子不会比男儿低下。我决定取消大赦天下,那些作恶多端的人,不配再看世间青山绿水。若实在有冤屈,我会派七名巡使去各地,发朝廷和百姓财的官员们最好自己呈上辞呈,向朝廷请罪。”

    人群议论了片刻,开始欢呼。

    鼎沸声中,一道身影缓缓抬头,薄唇咧开,冷酷地笑了起来。

    “主子,这丫头还挺有气势。”

    “小丫头有意思。”

    “还有,上官莺被放出来了,不过还没有醒。”随从又说道。

    “哦?居然放出来了。”男子微露愕然,扭头看向随从。

    “是,就丢在城外庙里,不过我们没敢去,似乎是故意放出来,想捉住我们的。和她一起的还有那位叫秦挽的。”随从压了压斗笠,小声说道。

    男子转了转伞柄,油纸伞上绘的小船似乎游动起来,雨水往四周飞溅,惹得众人不满地瞪向此处。

    “秦挽的外公是个莽夫,想趁登基大典公主到百姓中接受朝拜的时候刺杀她。”男子冷酷地笑道:“那就看他要不要这个外孙女,你们趁乱把上官莺抢出来。”

    “若被人盯上……我看这枚棋子不要也罢了。”随从小声问。

    “怎么,这么点能耐也没有?”男子冷酷看着他问。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随从被他盯得打了个冷战。

    男子抬眸看向城楼之上,小十正往城楼下走,青丝沾上雨滴,如缀了亮亮的细钻。侧脸时,白瓷一样的小脸紧绷着,居然带了几分威严。

    男子唇角的笑意更浓了,抬手指向小十,做了个抓住的手势。

    城楼上,小十打了个冷战,扭头看向人群里,伞连着伞,雨水又大,根本看不清人的脸,但她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了两道刀锋般锐利的眼神。她折返回城楼边上,往人堆里搜索,视线落在了一名穿着黑袍,举着油纸大伞的身影身上。

    那人抬头看她,隔着密密雨帘,看不清模样。

    “在看什么?”卫长风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伞已经压低了,挡住了半边身子。

    “你说,幕后之人,会不会躲在人群里看我?”小十问。

    “或

    者吧。”卫长风点头,是他轻视了这次的事,如今想想,对手还真不简单,而他甚至连对方什么来历都不知道,还把南彦赔了进去。

    “盯着庙里的动静,一定会有所收获。”小十收回视线,大步往城楼下走。

    卫长风扭头看了一眼人群里,那打着伞的男子已经不见了。他心中一动,身形掠起,直接跳下城楼,踩在人群的街头,直冲向那人刚刚站过的地方。

    地上有一双深深的脚印,已灌满雨水。人群拥挤来时,他定是纹丝不动,才会在地上留下如此完整一双脚印,可见武功了得。

    卫长风心一沉,小十说准了,这人真的在人群里看着她!

    “方才站在这里的人,往哪里走了?”他拉住旁边的人,厉声问道。

    “啊?”这人已经吓坏了,颤抖着指向东边,“也没看清,好像、好像是这边。”

    卫长风拔腿就追。

    往东是嘈杂的大街,一直追到了赌档、勾栏院聚集的地方,也不见那人的行踪。赌档里有青衣小伙计出来开门,见到了站在门口的卫长风,赶紧鞠躬行礼。

    “是你。”

    卫长风盯着这张白皙的俊脸,眉头微微皱起,这是那日隽喆带进宫禀报刺客行踪的赌档小伙计。

    “你可看到有个穿着黑衣的人从这里过去了?”他沉声问。

    “回王爷的话,没有。”小伙计垂着双臂,恭敬地说道。

    卫长风又深深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去。

    小伙计抬眸,唇角噙着一丝冷笑,死死盯住他的背影。

    “宝货,还不进来干活。”

    赌档的大掌柜出来,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

    他往前栽了一下,很快站稳,转过身,堆着满脸的笑说:“马上就去。”

    “我说你这个宝货,这么大的雨,你一大早跑得没影。”大掌柜又瞪他,怒声道:“给狗喂吃的去,再偷懒,小心把你丢去喂狗。”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小说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莫颜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颜汐并收藏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