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情话很特别108

作者:莫颜汐    书名: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org】,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一路月影摇摇,枝梢静雪被风摇下。

    她始终抱着黑大帅不放手,君漠宸见她闷闷不乐,便停下脚步,手指轻挥,令跟在身后的人避开。

    “你巡夜去吧,不必管我。”青鸢缩了缩手臂,仰头看他,勉强笑道:“我也没那么伤心,说不定回去就把它烤了吃了。”

    君漠宸微微沉吟,低声问:“我给你去捉一只?”

    “不用啦,好端端地,干吗要捉它们呢?以后我再也不捉鸟儿来驯了,本来有好好一双翅膀,想飞去哪里,就能飞去哪里,想捉只虫吃,就捉只虫吃,想咬片花儿,也能咬片花儿,自由自在的,多好啊。”

    青鸢说着,走到梅花树下,把锦帕四角系好,做成了一只小兜兜,把黑大帅收敛好了,再捡片碎瓦,在地上刨小坑窀。

    “我来吧。”君漠宸蹲下来,用匕首很快在地上挖出了小坑,把黑大帅放进去。

    青鸢蹲在土堆边,看着锦帕久久不动。月光落在她瓷白的脸颊上,她如素梨月下,美得让人情不自禁地跌进她瞳中的天地里。

    君漠宸长眉微拧,把土堆上去,低声问:“为什么这么喜欢鸟?”

    “因为,鸟儿好欺负啊……”青鸢吃吃地笑起来。

    君漠宸怔了一下,轻轻地拉开了她的手,凝视着她血色的双瞳,沉声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笑的时候,比哭还难看。”

    “啊?”青鸢愣住。

    “起来吧,随我去打扫。”他拉她起身。

    青鸢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走进了树影深处。心情惆怅时,真庆幸能遇上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命运安排,把这么一个以前从来不敢想像的人,推到她的面前,让她有如中了魔障,明明惶恐、害怕,还是向他走了过去。

    她抬眸看他,血色雾影中,他面孔模糊。

    青鸢突然很害怕,若她瞎了,他还会喜欢她吗?

    “君漠宸……”她突然就叫了他一声。

    “哦?”他转过头来,慢慢悠悠地应声。

    “我是不是真的很漂亮?”青鸢小声问。

    即使看不清,青鸢也能从他突然收紧的手掌感受到了他此刻的不自在和惊愕。她吐了吐舌尖,摇着他的手掌笑。

    “你说啊,是不是喜欢我长得好看?是不是没有想过,小宫女也能长得这么好看?”

    “哦……”君漠宸的声调都有些扭曲了。

    “你说嘛。”青鸢停下脚步,小心脏的跳动,在这一刻突然快得有些不正常。

    白无常警告过她,不要碰情字。但她没管住自己的心,居然又碰了。她应该剪断情丝,努力活得万年长才对,怎么能用短暂的快乐去摧毁灿烂的生命呢?啊,呸!你这烂命运,到底有多灿烂?你是黑暗女王,黑得像锅底!

    脑子里风驰电掣,无数念头闪过,而他还不肯出声。

    青鸢不乐意了,甩开他的手,故意嘲讽道:“你还害羞啊?就你这样,怎么当了弑神的?”

    “你这丫头……”

    他松了松手掌,又握紧,捏得她骨头疼。

    “漂亮,才能在像你这样的男人心里刻下很深的记号吧?”青鸢忍着疼,又问他。

    君漠宸可回答不了这问题,风呼呼地刮着,枝梢的雪又飞下好几团,打在了青鸢的头顶上。她长长叹气,拍掉头上的白雪,小声说:“君漠宸,我喜欢你。”

    君漠宸的呼吸突然就重了。

    “但我不是你想像中的女孩子,我不会像别人一样对你千依百顺的,我还命硬,除了漂亮,你喜欢我什么呢?我要是变丑了,瞎了,聋了,你只怕又会喜欢漂亮的女孩去了。”

    “那就一直漂亮着呗。”他的声音有些沉,把她往身边拽了一些。

    “你这呆子,说我漂亮,说喜欢我,嘴巴会疼吗?”青鸢更不乐意了,手指在他的指头上掐个不停。

    她能感觉到的,君漠宸是喜欢她的,每次看她的眼神,和她相处时的一举一动,都在告诉她,他喜欢她——当然,不排除她自作多情猜错了。

    “怎么这么多话。”他任她在手指上掐,始终不肯说那几个字。

    “呆子。”青鸢咬嘴唇,仰头看天空。

    月亮弯弯,勾着她的小心事,他任她骂呆子,也不生气,一定是喜欢她的。

    静悦宫的大门紧闭,无人值更,灯笼在风里晃,地上两团赤色光影。

    “我看见有个红眼睛的人从上面跳出来……”

    青鸢指高墙,暗色宫墙如沉睡的红鲤,琉璃瓦鱼背脊一般起伏,闪着冰凉的鳞光。

    “我只看到你是红眼睛。”

    君漠宸伸手扣宫门门环,分明是说她自己红眼睛,所以看别人也是红眼睛。

    青鸢没解释,她不会说现在她其实什么也看不清。

    沉闷的响声之后,里面有人缓缓打开宫门。

    “原来里面有人啊,怎么会这么安静。”她好奇地瞪大眼睛往里面看。

    “王爷。”宫奴们分立两边,恭敬地迎着二人进去。

    “好大。”她迈过了门槛,被里面的景物震住。

    庞大的宫殿就在她迈进门槛的时候,灯火一起亮起,氤氲的香雾在屋子外面缭绕,如世外仙境一般,这可不是秦兰她们的寝宫能比的。踏进宫中,满眼珠华,一纱一帘,皆是华贵之物。

    只从这宫殿来看,便可以想像,当年渊帝有多么庞爱他的母亲。

    他很自然地接过了太监递来的笤帚,从最面开始扫。

    青鸢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充满了惊奇。君漠宸长得这么好看,他的母亲一定美极了。

    “你别晃来晃去,好好站着。”他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王爷,你父皇都去世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打扫呢?”青鸢皱了皱鼻子,绕去他后面跟着。

    “男子一言九鼎,既然承认要扫,自然要做到。”他平淡地说。

    “可是这里很干净了。”青鸢背着双手,低眼看地上的玉砖,“乖乖,我以为上官薇的寝宫才是最奢侈的,她都用白玉石,没想到这里直接用金砖啊,这不是想晃瞎人眼吗,金屋藏娇,难不成这宫殿真是用金子建的。”

    “嗯。”君漠宸扭头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

    “啊……”青鸢一声惊呼,红眸大亮。

    君漠宸拧拧眉,继续往前扫。

    “我若抠走几块砖,你不会反对吧?”她嘻嘻笑着,把小脑袋凑到他脸前来。

    “我会剁你的手指。”他推开她的小脑袋,沉声说:“还以为你真有多伤心,见钱眼开。”

    青鸢耸耸肩,在他眼前转了个圈,裙摆扫起一阵清凉的风,“你这就不懂了,心只有一小小一团,若光顾着伤心,我早就心碎死掉了。得知足常乐,多笑笑,才能对抗我这乌漆抹黑的人生。”

    “乌漆抹黑……”他微皱眉。

    青鸢歪着脑袋笑,又凑到他的眼前来,小声说:“说真的,我真看到了那红眼的男人,他会驯鸟,还在宫中活动,你不能吊以轻心,小心又害你。”

    “嗯。”他点头。

    “你怎么了,有心事?”青鸢终于发现他不对劲。

    君漠宸看她一眼,淡淡地说:“我生辰,也是她的祭日。”

    难怪换成白衣……青鸢咬着舌尖,连退了几步,小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别晃来晃去了,让我安静会儿。”君漠宸手腕轻动,笤帚在地上刷刷地往前。

    青鸢彻底安静了,站在明晃晃的圆柱边,大气也不敢出,看着他从一头扫到了另一头,再从另一头扫到了那一头。

    他走得很慢,一步一步,都往青鸢的心里踏。

    青鸢很清楚,打动她心的,不光是这男人的刚强和霸道,还有这男人极难、极难在外人面前流露出的孤寂,仿佛他是暗夜里孤立荒原中的那株木棉树,不管开得多繁华,始终只有人看到他的光鲜,木棉树里的痛,却无人能知晓。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像战鼓一样,越擂越响。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她突然向他快步走过去,从他的背后抱住了他。

    小巧的身体,紧贴在他高大的身体上,明明像是前去依附这大树的柔软小草,却用她最真挚和柔软的声音说:“君漠宸,我会对你好的。”

    君漠宸,我喜欢你!

    君漠宸,我会对你好的!

    君漠宸,我其实也很孤单……

    卫长风守了青鸢十三年,却没能撬开的心,被君漠宸的双手给推开了。

    青鸢激动着,小手越扣越紧。

    在她苦涩的穿越生涯中,温嬷嬷给了她善良,卫长风给了她温暖,倾华给了她同情,只有君漠宸像烈焰一般,把她给燃烧起来了。

    君漠宸的手掌附上她的小手,掌心滚烫,有汗。他抓紧她的小手,轻轻分开,再往前用力地带,让她整个人靠得更紧,严丝合缝地和他紧贴着。

    “啊……”青鸢小声尖叫,轻轻挣扎起来,“我透不过气来了。”

    他松开手,看她飞快地缩回手,眼睛红红,小脸红红,嘴唇也红红,大口大口地喘气。

    “你才是呆子。”他拧眉,低声嘲讽,“女子到此时,应当温柔如水,主动依附过来,递上红唇,轻||解||罗衫。”

    “呸……”青鸢的脸更红了,眼神幽幽怨怨地瞟向他,“说得你好像有好多女人对你温柔一样,我可打听过了,你只有惜夫人,你还和她分|房|睡呢。外人都传说,你是……是……是那个打仗打多了,那个、那个不行了……”

    君漠宸嘴角轻抽,曲指就弹她的额头,“那个、那个、那个个什么!”

    青鸢揉了揉额头,立刻抱紧了双臂,紧张地说:“我可不想和你试那个那个,你不许轻||薄我。”

    君漠宸转开了脸,实在没办法再和她贫下去,快被她给折磨疯了。这丫头的小嘴巴里,总能蹦出让他无法应对的话语,真想——给她堵上!

    母亲祭日,安份些吧。

    “一边坐着去。”他驱赶她。

    青鸢抱着双臂,跳过竹笤帚,去殿外的台阶上坐着。宫婢们远远站着,垂头福身,安份规矩。

    她晃荡着小脚,吸了吸鼻子,忍不住地笑,逗谁,都没有逗面瘫君好玩呀!只是不知道…他那个、那个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木讷?

    啊,呸,顾青鸢你这个小色|胚子!

    但是和君漠宸相处这么久,他还真的只在轮回崖底对她主动过一次,其余时候都很规矩,压根不越雷池一步。他肯定不是废的,可能——是有责任感的好男人吧?

    当喜欢一个人时,他有万般好,在你心里完美如神,这时的君漠宸,就是青鸢心里的神,连这扫地的声音,也成了世间最动听的动静。

    “阿九。”他唤了一声。

    “嗯。”她扭头看,只见宫婢正端着清水,让他净手。

    “我让人送你回去。”他侧脸看来,一脸平静。

    青鸢的热情往脚下跌,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今晚我得在这里守一晚,你回去睡吧,你的眼睛太红了。”他用帕子擦净了手,走到她身边。

    “我怎么感觉我在犯傻呢,你是不是在心里嘲笑我了。”青鸢站起来,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怎么会笑你,留你在这里,我只怕会破戒,赶紧回去吧。”他凝视着她的眼睛,手指在她的鼻头上轻轻一勾。

    青鸢眨眨眼睛,偏开脸,躲着他的手指。

    “阿九……”他沉吟一下,双手捧住她冰凉的小脸,小声说:“明天,我就带你回府。”

    青鸢明眸轻眯,轻声问:“那上官薇和倾华呢?”

    “她关你十六年,你还管她?”他沉声问。

    “你知道了呀,你昨天才发现,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青鸢好奇地问。

    他沉默了会儿,笑了笑,“快回去吧,明日下朝,我就带你出宫。”

    青鸢忍着雀跃,轻声问:“惜夫人怎么办?你真让她去庙里了吗?这样,我感觉自己很坏……”

    “你是很坏。”他慢吞吞地说。

    “我哪里坏了?去哪里找我这么善良的好人哪。”青鸢的兔子眼睛猛地睁大。

    他静了片刻,低声说:“你把我的心都勾乱了,还不坏?”

    滋……青鸢倒吸一口凉气,面瘫君不表白还好,一表白就如此肉麻,分明是只有千年功底的老妖啊!

    君漠宸快速松手,胡乱指着一个方向,“快走吧。”

    “宸王……”青鸢舔舔嘴唇,指他,小声说:“你是妖怪。”

    “你走不走?不走……”君漠宸已经快绷不住了,眉眼、唇角都止不住地在乱抽。

    “走,嗖……我化成一阵风,我吹跑了。”青鸢笑着往台阶下跑。

    君漠宸看着她蹦蹦跳跳地远去了,也忍不住地笑,满眸柔情,满心欢喜。

    这世间,只有这么一只叫顾阿九的小妖,能让他从心底里快活起来,感觉黑暗不那么黑,冬天,不那么冷。虽然有背当年的誓言,但人心会变,他也只能将错就错。

    ——————————————————————分界线————————————————————————

    惜福宫里。

    秦兰披散着长发,脸颊上贴着药||膏,眯着眼睛吸鼻烟,一脸陶醉,长长地吸进去,再轻轻地呼出一口香气,凤眸缓缓睁开,这才看向金丝锦帘前站的黑衣男子。

    “凤芹,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让那丫头看到了。”

    “更好。”男子哑哑一声。

    “太后不必担心,此事正合凤芹公子的心意。”秦安宴乐呵呵地从椅上站起来,走到了秦兰身边。

    “哦?凤芹又给哥哥出了什么妙计?”秦兰小声问。

    秦安宴搓着手掌,兴奋地说:“边关一乱,朝中必要派人出征。届时买通他们的手下人,让他二人之中的一人成为焱殇,斩皇上左膀右臂,再让宏王出征,建立功勋。”

    “皇上的人倒好说,但君漠宸的人只怕不好收|买。”秦兰沉吟,摇头轻语。

    “只需利用,勿需收买。”男子抬眼,双眸布满血丝。清瘦的脸颊上毫无颜色,连唇色都泛白,更突显这双眼睛赤红骇人。

    “凤芹有把握吗?”秦兰沉吟一会,缓缓起身,撩开帘子走出去。

    “八成把握。”男子平静地说。

    “八成?那可不够,你在边境和京城闹这么大的动静,若不能尽快达成目的,只怕不好收场。耀然在他父亲那里守陵,也要回来了。他为人冲|动,若主动请缨去边境怎么边?”

    秦兰一手轻扣在他的肩上,凤目里冷光闪过,“凤芹,哀家说过会拜你为相,让你凤家成为天烬国中、除了君家的第一大姓,你得拿出更大的本事才行——”

    “太后为何不直接向皇上下手?”凤芹红眸轻垂,低声问:“草民有无色无味的毒药,威力胜过彼岸生。”

    “现在下手,还有君漠宸在,他若对本宫发难,本宫拿他也没辙。他可不是君博奕这草包,手下精兵强将众多,还坐拥精锐无数,为人又武功高强,十分谨慎,不易得手。”

    秦兰柳眉紧拧,在大殿中缓缓走动,手指轻拂脸上的伤处,痛得轻轻吸气,“还有哀家脸上这伤,哥哥,凤芹,你们可得早点查出原因,不然哀家寝食难安。”

    “太后放心,已加派人手,在这惜福宫里护卫太后。依臣所见,说不定就是那倾华见上官薇在太后这里,故意支使那些蠢鸟过来报复。”秦安宴愤愤不平地说。

    秦兰凤眼轻抬,看了他一会儿,小声说:“对了,方才凤芹说利用一事,哀家倒有个好人选,上官薇。”

    她唇角含着冷笑,转头看向桌上的琉璃灯罩,轻声说:“你们附耳过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秦安宴立刻兴奋起来,凑到秦兰面前,凤芹往前一步,双手垂着,等她出声。

    “嫦曦宫那个女人叫阿九,是一个宫婢所生,被上官薇关在暗宫里十六年,是给她亲生女儿挡灾用的。”

    凤芹抬眸,双目灼灼,活像嗅到柔弱小兽的猎物一般。

    秦安宴的嘴也张开了,惊愕地看着秦兰说:“那这可是欺君,直接逮过来杀了。”

    “急什么,她们以为我们不知道,不是正好拿着作文章。”秦兰扫他一眼,小声叮嘱,“你二人听好,别说出去了。上官薇对自己亲生女儿宝贝得很,为了她干什么都行,只要稍加威胁,就能办成事了。所以哀家昨儿就顺水推舟,让她们母女去顾阿九那里了。君漠宸现在对顾阿九迷恋得很,对自己这位岳母也上了心,得讨好巴结。”

    “太后果然英明。”秦安宴谄媚地笑道。

    凤芹不出声,那双眸子显得更加妖冶了。

    “还有皇上的死,哀家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让皇上死在佛礼之上,应该不是他的本意。君博奕虽有这心,但哀家觉得没这胆,君漠宸……哀家又觉得没什么理由……”

    “太后何必想这么多,不是君博奕,就是君漠宸,一并除去最为妥当。”凤芹终于开口了,说人生死,如说吃饭穿衣,平静无波。

    “那可不成,哀家一定要弄个明白。”秦兰不悦地看他一眼,手指轻轻挥了挥,小声说:“你们两个回去吧,行事小心些,不要出了纰漏。”

    “太后歇着吧。”

    秦安宴笑着抱拳,冲凤芹使了个眼色,二人从在佩莲的带领下,打开了墙上的机关,从密道离开惜福宫。

    秦兰看着密道的门合上了,走到榻前躺下,有气无力地看着佩莲说:“佩莲,那个方嬷嬷有点不听话,让她好好躲在冷宫,她却给我出妖蛾子,亏得是那母女两个病得稀里糊涂的,顾阿九可精明得很,等她弄明白过来,非坏哀家的事不可。你明儿去交待一下,教训她一顿,动静小一点,别让人看到了。”

    “是,太后放心,奴婢会办妥当的。”佩莲点头,给她放下了帘子。

    “哎,耀然不争气啊,不然哀家也不用如此殚尽竭虑……难熬得很……若哀家不厉害些,又怕君博奕把陛下的让哀家背着,这成夜的睡不着觉……”

    “奴婢给你揉揉背吧。”佩莲跪坐到脚踏上,给她轻揉起来。

    秦兰轻合着眼睛,呼吸轻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你发现了吗,花泠萱很像哀家很像哀家刚进宫的时候呢,那么年轻,那么好看,那么温驯……”

    “太后现在也年轻。”

    “年轻啥啊,这脸上只怕会留疤了,呵,那些人心里又该笑了。”秦兰叹气,拉住了佩莲的手,无奈地说:“你跟着哀家熬了一辈子,也辛苦了。”

    “太后,奴婢从小就侍奉您,您就是奴婢的亲人哪。”

    “所以,把这个吃了吧。”秦兰从枕下拿出一只小盒子,打开来,是一颗乌漆漆的药丸。

    佩莲愣住,喃喃问道:“太后何意?”

    “忠心丸,吃了,才和哀家真正一条心。”秦兰眼底藏着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佩莲没犹豫,拿起就吃。

    秦兰这才笑起来,轻轻拍她的手背,“你看,这样我们就真的是一条心了。”

    【PS:宝贝儿们,票票捂热没有,赶紧奉献给面瘫君吧,他木有力气谈恋爱了哈。】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小说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莫颜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颜汐并收藏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