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有相逢(真不虐)115

作者:莫颜汐    书名: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org】,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不管怎么样,大元人确实比想像中的厉害。”

    君耀然有些沮丧,初次带兵,便遇上如此困境,远不是他想像中的威武豪气,这让他深受打击,而随眼可见的鲜血和死亡,又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

    “哈,王爷与他们初次交手,难免不了解。当年大元铁骑就是举世闻名的强悍之兵,所过之境,如风卷残云,焱容圣也是万里挑一的箭术高手,能连发六箭,臂力无穷。又精勇治兵之道,若非……”华桐说着,突然就停下来了。

    “若非什么?”君耀然好奇地问。

    “没什么。”华桐抹了把脸上的汗,小心地探头往外看了一眼。

    身后有脚步声匆匆,秦安宴带着两名随从跌跌撞撞地回来了,面无人色地大叫:“宏王,我们被包围了,后面还有好多大元人。窀”

    “王爷,我想不明白,为何你会上这样的当?在山谷里埋伏……这是兵家大忌。”华桐犹豫了一下,小声问他。

    君耀然眉头紧锁,扭头看向秦安宴。秦安宴抹着冷汗,哆嗦着说:“探子探得大元人今晚会来此处会合,所以王爷令主力在此伺伏,要出其不易,反其道而行之……”

    “这是哪个草包给王爷出的主意?”华桐看着秦安宴,哭笑不得。

    “凤芹先生他绝对不会有错!啊,我知道了……”秦安宴的汗越涌越多了,饶是他再草包,如今也能想明白其中蹊跷之处,一定是探子给了他们假消息,把他们诱进了这里来送死。他猛地一震,大喊道:“是皇上,一定皇上怕王爷夺他的皇位,所以故意让王爷来送死。”

    “舅舅,休得胡说八道。”君耀然厉斥道。

    “是真的,王爷您想想,为何让宸王和您前来,而不是卫长风?除掉您和宸王,皇上就把军符悉数收入囊中,从此高枕无忧了,不然,为何让华桐进谷,而卫长风不来?”秦安宴激动得双手乱舞,“我秦安宴对天烬一片忠心,皇上却把我们推上死路!”

    “行了,长风将军是阻止我们进谷,不如想想你们这位凤芹先生是否可靠吧,当初点将,可是秦大人你死活要自荐为副将,与宏王殿下同来,可没人逼你来这里,埋伏这里的事,也是秦大人你听从这位凤芹先生愚蠢的计策,带着宏王殿下陷入险境。”华桐为人爽直,毫不客气地戳秦安宴的软肋。

    “王爷,现在怎么办?长风将军就算要带人冲进来,也需要时间,而我们被关在山谷里打,没有退路啊。”士兵们围过来,期盼地看着他。

    “但愿宸王能早点得到消息,赶来相救。”又有人小声说。

    君耀然在墙上捶了两拳,深深吸气,“是本王的错,只要本王在,就一定要把你们活着带出去。”

    “若长风将军能和宸王联手的话,外面那些大元人根本不在话下,完全可以从外面打掉他们,大家不要灰心。”华桐见众人面色沮丧,鼓励了大家几句。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又一波猛烈的进攻声,华桐看了一眼,兴奋地说:“是长风将军带人打过来了,我们往上冲,一定可以的。”

    众人精神一震,纷纷拿起兵器,跟着华桐和君耀然从山洞中出去。

    往山谷上看,那些大元人果然正回头应对从后方包抄上来的士兵,众人心中大喜,牛角号声吹响,冲进那些已攻进谷中的大元人中,奋力往上突围。

    山谷上方,卫长风一身银亮盔甲,手中长剑如游龙般迅猛凌厉,一次又一次把挡在面前的人击倒。

    豹子的咆哮声此起彼伏,在深谷之中回荡不歇,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

    ————————————————————分界线————————————————————————

    君漠宸看着眼前的一切,脸色铁青。

    冷啸一脸惭愧的跪在他的面前,小声说:“属下实在拦不住老爷子,他对王最近的举动十分不满,所以执意提前进攻。”

    “有多少人。”君漠宸沉声问。

    “卫长风只带一千精兵,但属下在十里外发现了君博奕的另外一万天羽骑兵。”冷啸抬头,极其严肃地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君博奕每一步棋都算得准,只要他此时出兵援助老爷子,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全部会泡为泡影。

    “你起来。”他从马上跳下来,大步走到山谷边,俯看下面的战况。

    卫长风一身银色盔甲,如银鹰一般,在人群里左突右扑,上百人都近不了他的身。他还召唤了猛禽,对猎豹发起进攻,将火药投入大元士兵之中。老爷子带着人奋力抵抗,但卫长风还是渐渐靠近了他。

    “这姓卫的小子实在厉害。”冷啸站在他的身后,担忧地说:“但若王爷现在不出手,老爷子危在旦夕。”

    君漠宸眉头微皱,在冷啸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冷啸神色一振,抱拳道:“王,妙计,属下立刻去办。”

    君漠宸点头,轻轻挥手,看他远去后,从马上取下面具,戴到了脸上,静待局势变化。

    过了一会儿,只听山谷中响起了嘹亮的高呼:“大元王卫长风,今日替父报仇,定要杀光天烬人。”

    不过刹那,这喊声就响震山谷,久久不歇。

    山谷下方,双方士兵都怔住了,大元人先反应过来,老爷子苍老高呼“长风王万岁”,继大元人开始不停地吼叫起来,长风王万岁的声音震得人心慌意乱。

    天烬士兵呆若木鸡,尤其是跟随卫长风进谷的人完全弄不清状况,就在分神的时候,大元人已经凶猛地反扑过去。

    卫长风叫苦不迭,但他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天烬人,在军中威望不足,众人对他也不了解,这一喊,他身边的天烬士兵们立刻后退,甚至有人反过来,举着刀剑砍向他。局势急转直下,他不想伤天烬人性命,但天烬士兵们此时已经杀红了眼,哪管他是谁,于是招招致命,打得他步步后退,好几支冷箭差点射中他。而大元人却故意绕开他,

    “长风将军……”

    华桐和君耀然一左一右地杀到了他身边,焦虑又狐疑地看向他。

    “我不是。”

    卫长风收了长剑,一身银甲上溅满鲜血,连脸上都有,平常儒雅的他在此刻看起来,杀气腾腾。

    “宏王,华桐,你二人若想活着出去,暂且听我安排。”他环视四周惨烈的战况,朗声道。

    “长风将军尽管下令。”华桐当机立断,选择了相信这个与他并肩作战的男子。

    “对方以我来乱军心,我们以此来还击他,你只管让人大呼,大元王已死,鼓舞士气,杀出血路,护送宏王殿下出去。”

    卫长风一番布置,华桐带了几名亲信依计而行。

    君耀然盯着卫长风看了会儿,低声说:“卫长风,今日我信你。”

    卫长风看看他,突然就挥剑往他肩上刺来,君耀然脸微变,身形一闪,只见卫长风的剑已经刺入了正准备从他身后偷袭的大元人的胸口。

    华桐带着人在四处高喊“大元王已被杀死”,不明真相的天烬士兵又振奋起来,跟着华桐和君耀然往前突围。

    风雪愈大,刚洒落在地上的热血很快就凝成了冰。天渐亮了,双方的精力都耗得厉害,在半山腰中僵持不下。大元士兵不多,靠的是勇猛,天烬士兵虽有数千,但苦于中伏,被困在山谷中打,损伤大半,现在都有了退意,卫长风趁机带着众人往山谷出口冲去。眼看就要突出重围,重获生机时,狭长的山道两边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众人抬头看,惊得魂飞魄散,山谷两边有密密的巨石滚落下来……

    ——————————————————————分界线————————————————————————

    青鸢醒来时,小珍珠就在她的脑袋边卧着,她一动,小珍珠立刻就用翅膀轻拂起了她的脸颊,焦急地啾鸣。

    “你说什么?四哥被人捉住了?”青鸢飞快地坐起来,环顾四周,这是间简单但精致温暖的小木屋,屋子墙壁上还挂着兽皮小袄和大披风。

    她站起来,轻唤了一声君漠宸,却没人应答。穿上小袄,拉开门,满眼白茫茫的,一脚踩下去,雪深至了人的小腿上。

    前面有窃语气,她停下脚步,想了想,放轻手脚过去,高高的柴垛后面,有人正在那里说话,她从缝隙往外看,一个是冷阳,一个是冷柔。

    “都一天了,不知道深谷的事结束了没有。”冷柔靠在高高的柴垛上,嘴里咬着一根红丝线,慢慢地往发辫上绕。

    “真想去打一场,亲手埋了卫长风那人,绝对好过在这里守着一个女人。”冷阳挥了挥手里的剑,低声说。

    “大元和天烬,总要有一个赢,以深谷做陵墓,活埋了他们。”冷柔缠完了发辫,轻蔑地说。

    “呵,没人会是我们主子的对手。”冷阳舞着剑,转身时,一眼看到了站在一边的青鸢,马上改了口风,大声说:“一定是我们王爷赢。”

    冷柔迅速转身,惊讶地看着青鸢,“姑娘怎么醒了?”

    青鸢眨眨眼睛,装成没听到他们的话,小声问:“啊,我不能醒吗?我睡了多久?这是哪儿啊?”

    “这是雾谷,王爷要打仗,让姑娘在这里等他。”冷阳生硬地说。

    青鸢哦了一声,吹了声口哨,小珍珠从枝头掠下,落在她的掌心,她抚着小珍珠的羽毛,笑着说:“我们去散散步。”

    小珍珠点点小脑袋,飞到她的肩上站着。

    “姑娘,请不要出去。”冷阳和冷柔立刻拦过来,不许她走去小院半步。

    青鸢收住脚步,想了想,乖乖地往木屋里走,一面走,一面伸懒腰,“咦,这地方真冷清。”

    冷阳和冷柔相视一眼,小声说:“才一天,她怎么就醒了?”

    “赶紧给他们三个送信,让他们别打猎了,赶紧回来。”冷柔匆匆说了句,迅速守到了屋门口。

    青鸢耳朵高立,仔细听着他们二人的话,见冷柔过来了,便冲她笑笑,关上了门窗,仔细盘问了一番小珍珠,小珍珠毕竟是鸟儿,只能告诉她卫长风被困的位置。青鸢猛地想到那日在绸缎庄听到君漠宸的话,顿时心猛地往下沉。君漠宸若真看卫长风不顺眼,这次出征就是除去卫长风的极佳机会。

    不行,她要去找君漠宸!她想不明白,君漠宸对卫长风怎么会有这么深的成见,难道就因为她,就容不下卫长风这个人?天涯两边,各自为安,这样不行吗?

    青鸢最反感君漠宸的,不是他的坏脾气,而是他太多的隐瞒,让她有深深的不安感。尤其是现在,让她独处于陌生的雪境里,像一个囚犯一样,被关在屋子里,外面那些人对她充满排斥,让她感觉不到善意。

    她在屋子里踱了几个来回,把小珍珠放出去,这种深山之中,多的是宝贝,一草一木可能都会起大作用。小珍珠经她调||教,在雌鸟面前有大将风范,在雄鸟面前又会撒娇萌,简直攻无不克,只要找同类们打探打探,便能为她找来能用的东西,让她离开这里。

    等?不她不能等,她怕等到最后,强大的君漠宸已经让卫长风身首异处,最后再告诉她,其实我只是利用你去打击卫长风——

    青鸢渴望爱情,但上一世的伤害让她对感情格外谨慎,她不想再一次糊里糊涂地被人给剖了心脏。

    小珍珠去了一个多时辰,回来时爪子子里多了两株褐色的草根。青鸢拍拍它的小脑袋,表扬了一句:“真棒。”

    小珍珠扑扇着翅膀,看着她它把褐色草根碾碎,加进了灯油中,只等天色昏暗,她便能点燃油灯,放倒冷柔他们。

    “姑娘,吃饭了。”门吱嘎轻响,冷柔端着饭菜进来,往桌上一搁。

    “冷姑娘,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们以后可是得常相见的。”青鸢故意当着她的面,点着了油灯,然后屏住呼吸,假意去窗边拿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小袄,面朝窗外,深深呼吸。

    “不敢。”冷柔盯着她的背影,生硬地说。

    “其实,我很好相处。”青鸢慢吞吞地穿好小袄,扭头看她。

    冷柔已经有些眼花了,但她没想到青鸢能做手脚,所以只用手撑在桌上,揉了揉额头。青鸢笑笑,冲着外面就大叫起来,“嗨,你们进来看看,冷柔怎么了。”

    冷阳离屋子最近,马上就冲了进来,而那三个去打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冷阳直接到了桌边,扶着冷柔坐下,只眨眼功夫,他也开始头晕,二人这才发觉不妙,而青鸢已经飞快地翻出了小窗,往外飞奔而去,并且还顺手拿走了冷阳的长剑和一盏小灯笼。

    冷阳和冷柔再也支撑不下去,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青鸢扭头,冲屋子里做了个鬼脸,唤过小珍珠,快步跑出小院。这才叫真正的自由呢,几个人看守着她,让她仿佛又回到了暗宫的日子,谁知道君漠宸会不会关她天长地久?若君漠宸真无恶意,那也不会在乎她跑出来了,若君漠宸并无真心,那她也算是提前解救了自己。

    天色渐暗,她一人一剑一鸟一灯笼,在山林里快速穿行,沿途不时唤过几只鸟儿,询问此处地形和出路。

    一只雪鹞被小珍珠吸引来,一直在小珍珠身边打转,围着它示好,殷勤地带着小珍珠往深谷的方向走。在这些鸟儿眼中,青鸢就是一个不会飞的大鸟儿罢了,远不如小珍珠来得漂亮。

    天色越来越暗,灯笼里的灯油也快燃尽了,青鸢渐渐疲惫,步子越走越慢。在夜里眼睛本来就不好使,更何况若没有灯,那简直跟瞎了一样。她用剑砍下枯枝,撕下衬裙缠绕其上,做成了几个火把扛着。

    怕吗?当然怕,山风森冷,眼前黑漆漆的,只有两只鸟儿在眼前晃,幸亏是冬天,不怕来个大黑熊,一巴掌把她拍成肉饼。但老虎豹子之类的……

    她还想完这些恐怖的可能,恐怖的物种已经出现了,一只雪色的豹子,从暗处慢吞吞地走出来,碧绿的眼睛像两颗最纯澈的绿宝石,深深幽幽地看着她,拖到雪地里的长尾,轻轻扫动,哗哗的声音响个不停。

    雪鹞很无用,一声尖啸,飞快地遁了。

    小珍珠虽然害怕,但还是扑扇着翅膀,虚张声势地尖鸣,想吓退雪豹。

    “豹子大哥,小女子只是借道,请豹子大哥回去睡觉吧。”青鸢缓缓拔剑,牙齿都在轻轻地打架。

    雪豹缓缓后退,在雪豹的后面,赫然还有几道身影缓缓走出。

    青鸢当机立断,转身就跑,黑影如敏捷的猎豹,穷追不舍。青鸢是跑不过他们的,但好在这是山林,又漆黑一片,她灵活地在大树之间绕行,总是先那些人几步,甩开他们。

    站在树后的人一直未动,缓缓揭下披风,露出一张苍老的脸。

    “老爷子,现在怎么办?”

    “捉住她。”老爷子哑声说着,用力一挥手,“老夫今日要看看,这臭丫头到底有什么妖术,把殇儿迷成那样,让我们樱儿伤心欲绝。”

    众人点头,分成几路,飞快地往前追去,把青鸢堵在了中间,青鸢见逃不掉了,长剑一挥,花花架子也得拿出气势来,直接刺向面前男子的胸口。

    男子只用手指轻轻一夹,便折弯了她手里的剑,再轻轻一弹,巨大的力道就逼得她不得不松手了。

    青鸢不甘心,又飞起一脚去踢那人的下面,那人一惊,赶紧伸手相护,青鸢就在此时用另一手狠戳向男人的眼睛。

    男人闪得快,但还是被她戳中了双目,痛得连退数步,捂着眼睛不敢松开。

    “顾阿九。”老爷子从暗处出来,一双如鹰般阴鸷锐利的眼睛,直盯青鸢。

    他的豹头手杖,画着豹子纹路的披风,让青鸢猛地想到了大元人……

    “你们是大元人?”她连连后退,小声问。

    “哼,你害得我们大元城毁于大火,今日看你怎么逃?”老爷子挥起手杖就往她的头顶砸。

    青鸢见他来势汹汹,吓得心脏都差点从嘴里跳出来了,一声尖叫,捂着眼睛就前撞去。

    老爷子哪见过这样的招式,被青鸢一头撞到了心口,本就受伤的身子受不住这她这年轻坚硬的脑壳用尽全力地一撞,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其余人一看,马上摁住了青鸢。小珍珠在空中乱舞,尖鸣求救。先前逃走的雪鹞居然又带着几只鹰回来了,猛地往几人面门上啄去。

    青鸢瞅准机会,往林子里飞奔。

    没跑几步,又一头撞到了一人的身上,抬头看,来人一脸血污,瞪着一双乌黑的眼睛,正惊愕地看着她。

    “又是什么鬼……”青鸢飞快推开他。

    “顾尚宫,我是君耀然。”来人用袖子抹脸,正是刚刚艰难突围出来的君耀然一行人。

    “卫长风呢?”青鸢大喜过望。

    “我们跑散了。”君耀然举起剑,把她拉到身后,看向追来的男子们,“是大元人?”

    “对,还有个老头儿!他受伤了。”

    青鸢连连点头,借着月光数了数君耀然身后的人,有三十多个,对那边的五个绰绰有余了,哦,还有一只豹子……

    “那是新的大元王。”君耀然咬牙切齿地说:“这大元老狗,害得我们不轻,活捉了他!”

    青鸢一愣,大元王?焱殇原来真的死掉了,新选了个老头儿,看样子老头儿也活不了多久了……

    正愣神时,两帮人已经又厮杀在一起,青鸢不敢再独自乱跑,捡了把刀,用以自卫。

    白豹确实凶猛,君耀然一行人很快就被白豹扑倒了大半,就在此时,突然有箭往白豹身上射去,正中白豹的尾巴,把长尾巴钉在了树上,痛得白豹连声嘶吼。

    “长风将军来了。”有士兵兴奋地大叫起来。

    青鸢转头看,只见卫长风带着一行人匆匆跑来,不等她丢下剑,就把她连人带剑一臂拥在怀里。

    “阿九,你怎么会这里?”他紧张地上下打量她,见她完好无损,才摁着她的肩小声问。

    青鸢无奈地笑笑,冲着被围在中间的老爷子呶嘴巴,小声说:“我怕你出事,所以想来看看情况,没想到遇上他们。”

    ——————————————————————分界线——————————————————————

    【某些喊着马上就要开虐的姑娘们,或者自我想像莫大王要开虐的姑娘们,你们是上天派来灭掉我的小妖精吧?请不要自己吓自己,本来文里没出啥事,你们倒先把我吓出心脏病来了,我说的风波,是指各种真相,不是指我要弄死谁,弄残谁,弄废谁,又要把谁弄去油锅里煎。啊,实际上是我已经被你们虐得哭到上气不接下气,灵魂都震碎了,根本就不是我虐你们。据宸王诊断,本大王的魂魄短期内都无法拼好复原……温馨提示,请珍爱莫大王已碎裂的灵魂,若喊虐、请自虐,不要虐我、虐大家。请参看文的简介,相信诸位想像虐的姑娘一定认识那个宠文的宠字。但是,故事要有波折才成故事啊,没有波折就是记流水帐啊,为什么波折就一定要理解为虐呢?咱能不能往好的方面想呢?姑娘们,让我们相亲相爱吧,不要折磨我脆弱的小心肝啦。】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小说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莫颜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颜汐并收藏奉旨七嫁,狂妃贵不可言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