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者:脂肪颗粒    书名:纸上人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org】,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一个月后,北平迎来了入冬的第一场雪。

    大雪纷飞,漫天遍野。这时候还没有温室效应,冬天的雪总是下得很大,一夜过后,地上的雪能高到膝盖,半夜里还能听到雪把树枝压断的声音。

    如果一个人吃穿不愁,坐在温暖的房间里,也许很有心情欣赏窗外美丽的雪景,但这其中不包括雪兰三人。

    李氏外出找工作了,可惜工作不好找。

    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不识字,也不怎么会家务,只能去帮佣,可是帮佣需要全职,得跟着主人家生活。李氏却带着两个女儿,怎么也不能把女儿扔在家里啊。

    兜兜转转,她倒是找到了一份离家近的帮佣,帮忙做三餐,然后晚上回家,可是干了两天她就辞职了。回家后唉声叹气,问了半天才知道,那家的男主人对她动手动脚。

    李氏长得漂亮,细眉大眼,皮肤很白,虽然三十多岁了,可比许多二十几岁的大姑娘都好看,干帮佣只怕不是长久之计。

    至于三姐就更别提了,她连中学都没毕业,就算能书会写,又能找到什么工作呢?

    当初的雄心壮志被现实打击得一蹶不振,李氏开始精打细算,不再多花一分钱。

    有一天雪兰听她嘟囔。

    “早知道就不买棉花了,有棉袄穿着呢,睡茅草垫子也冷不到哪儿去。”

    千万别,缩在被子里还直打哆嗦的雪兰搓着双手想,这鬼天气可真冷啊。

    李氏已经舍不得烧煤炭了,只在做饭的时候开火。其实煤炭一点也不贵,一担才两毛钱,可是经不住两毛钱啊。交了这个月的房租,又买回一袋玉米面,家里只剩六个银元了,还够一个月用。若是还找不到工作,就只能把最后几样首饰也卖掉,否则就得露宿街头。所以李氏唉声叹气的日子比任何时候都多,简直要愁出白头发了。

    至于雪兰,她更没用,且不说这具身体才十三岁,加上落水体虚,动不动就感冒。所以一天到晚藏在屋里,生怕冻着,都不敢出门。

    雪兰上辈子身体不好,是个家里蹲,而且一年里有半年时间住在医院。

    她当然也不是纯米虫,但只能用很微薄的力量支撑妈妈。尽管如此,妈妈也总是嫌她操劳,不许她多干活。

    雪兰喜欢写作,所以经常写点东西寄去杂志社,有时候能过稿,有时候不能,每月赚个千八百块,她还在网络上写写连载小说,但这就是她全部的谋生手段了。

    不过在这个时代,还真拿不准……

    雪兰开口问李氏要两角钱。

    李氏自然是不肯的,还当她馋了,要买吃的。

    雪兰说:“我要买报纸,还要买纸笔。”

    李氏叹了口气说:“五姐,咱们现在没钱,不能胡花。”

    “我想写篇文章投去报社,赚点润笔费。”雪兰道。

    李氏不懂润笔费是什么,好奇地问:“你能赚钱?”

    三姐在一旁听了,倒是有点心动,没准真能赚钱呢。她上学的时候,班里有个女学生文笔特别好,写了一首小诗,连老师都大加夸赞。她把诗寄去报社,结果就发表了,听说还赚了稿费。那首诗三姐也读了,只觉得朗朗上口,但她是万万写不出这么精巧的小诗的。

    于是,三姐犹豫道:“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五姐你能行吗?”

    雪兰也没什么自信,但唯恐拿不到那两毛钱,于是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没准还能赚出我们的饭钱呢,总比只出不进好。”

    李氏一想,两毛钱也不多,就给了雪兰两个大钢镚。

    雪兰套上厚厚的棉衣,迎着风雪出门了。

    她没有帽子,光着头,露着脸,把手揣在袖子里,艰难得向前迈进。一会儿,三姐追了出来,替妹妹挡着风,两人一起向附近的书店走去。

    这是家小书店,里面生着火炉,从外面一进来,暖和得脸都要化了。

    书店的掌柜是个穿长衫的先生,见走进来两个小姑娘,直接问她们要买什么书。

    雪兰也不啰嗦,把店里的报纸一种选了一份,又买了纸笔墨水,可惜他们不卖信封和邮票。最后她看到了一本叫《小说周刊》的杂志,结果就愣住了。

    这本杂志一百年之后还在发行呢,雪兰就往这里投过稿。于是她买了一本,然后和三姐一起回家了。

    买回家的报纸五花八门,雪兰发现虽然还有许多文言格式的文章,但白话文已经占据半壁江山了。

    几年前,自从一位姓周的作家发表了华夏历史上第一篇白话文小说后,白话文就逐渐代替了文言文。

    有一本杂志叫《新青年》,杂志主编陈先生是北大教授,他和李先生一起主张新文化运动,要求写文章也要随时代进步。

    后来胡先生在“文学改良刍议”中提出了著名的八不主义,在当时的文化界广为流传。

    一曰:须言之有物;二曰:不摹仿古人;三曰:须讲求文法;四曰:不做无病之□□;五曰:务去烂调套语;六曰:不用典;七曰:不讲对仗;八曰:不避俗字俗语。

    他认为,新文学的语言是白话的,文体是自由的,这样就可以注入新内容、新思想。

    简直是为雪兰这样一篇文言文都看不懂的人量身打造的好风气啊!

    然后雪兰又去翻《小说周刊》,结果更震惊了。

    每一本杂志都有每一本杂志的风格,如果想要往这部杂志投稿,首先就要学习它的整体风格,然后才动笔。当年雪兰往这本杂志投稿的时候,花了很多心思研究,稿子不通过,她甚至修改了几十遍。

    结果现在一看,闪瞎狗眼了,上百年间,这风格根本一成不变啊!

    首先是几篇外文翻译小说,然后是说明文题材的介绍短文,接着是国内作家的短篇小说和诗歌,最后是两篇连载的中长篇小说。

    翻完了,雪兰把杂志一盖,忽然就信心满满了。

    不是她自大,而是她来自一百年后那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在网上看看看,写写写,如果模仿专业作家的文风,完全可以达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即使她自己编不出好故事,还有她看了几十年的电影、电视、连续剧做后盾呢。

    屋里也没有桌子,雪兰把纸张和笔墨铺在地上,跪在地上写。

    三姐正在一边看,看了两眼就瞅她:“你……你这字……怎么……”

    雪兰的毛笔字用狗爬来形容也不为过,以前的五姐肯定写不出这狗爬的字。

    撒谎撒多了,简直随口就来,雪兰一噘嘴说:“上回生了病,到现在手还没劲,一写字就哆嗦。等我写好了,你来帮我誊抄一遍呗。”

    三姐摸摸她的头,就在一边继续看,看着看着,她忽然赞叹道:“五姐,你写的真好。这写的……是咱家的事吗?”

    雪兰写得不是别个,就是刘家大宅里的故事。

    现成的故事材料,李氏把太太弄死丫头,折磨姨太太的事说得活灵活现,雪兰都听七八遍了。把直白的土话换个说法,换成《小说周刊》能接受的文绉绉的风格,一篇好文章也就出炉了。

    雪兰写了一整天,期间还因为跪在地上腿太冷,站起来溜达了好几圈,后来三姐给她垫了个垫子,催促她继续写。因为三姐看着看着红了眼圈,这故事的主角不是别人,就是李姨娘。

    故事围绕一个封建旧式家庭展开,沈家大宅里有一位说一不二的封建大家长沈老爷,故事起源于他把一位新姨太太抬进家门,这位姨太太就是故事的主角,名叫采薇,是个出过堂的戏子。

    她进门的第一天,就碰到了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女人,她问丫头,那疯女人是谁?

    丫头说,不太清楚,听说是以前的姨太太。

    故事风格非常阴暗,讲述了虐待死的丫头,通奸至疯的姨太太,表面良善,内心阴狠的大太太。

    为了在这个家庭生存下去,采薇把自己放进了尘埃里,她委曲求全,倾力侍奉这家的老爷和太太,她也欺负下人,排挤其他女人,终于她站住了脚,因为她生下了两个女儿。

    本以为自己已经幸福无比了,她锦衣玉食,还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她比堂子里的姐妹们幸运无数倍。可是有一天,大女儿被送出去了,送给了一个有性怪癖的大官,没几年就死了。采薇痛不欲生,她像母狮子一样护着小女儿,可是小女儿也有长大的一天,最终她也为了父兄的前程被送了出去。

    小女儿是新青年,有理想,有追求,而且还有心仪的男同学,她却被关在家里,只等送上花轿。女孩很刚烈,不愿就范,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跳到家里的荷花池自尽了。

    然后采薇疯了。

    她每日疯疯癫癫地抱着一个枕头,轻轻拍打,叫着女儿们的名字。

    有一日,锣鼓震天,鞭炮轰鸣,一顶小轿被热热闹闹地抬进了沈宅。

    新进门的姨太太问身边的丫头,那个疯女人是谁?

    丫头说,不清楚,听说是以前的姨太太。

    文章写完了,雪兰在最后留下了妻妾成群四个字作为标题。

    一转头,却看到三姐坐在旁边默默流泪。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小说纸上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脂肪颗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脂肪颗粒并收藏纸上人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