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小手段

作者:燕子回时    书名:周先生的险情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org】,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在周重诚的心里,陈嫂温和善良,对他比对亲生儿子还要好,甚至超越了陈玉飞在他心里的位置,所以周重诚从来没觉得陈嫂说出的话是带着恶意,只是觉得年纪大的人说话不好听罢了。

    父母辈的人嘛,说话都那样,说不来甜言蜜语,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直大炮似的。再加上不是自己亲人,包容度也更大一些。

    周重诚没有觉察,还在拼命捉钱楚的手,钱楚笑着躲开:“不跟你闹了,我刚约了朋友下午喝茶,我得提前过去,只能我等别人,不能别人等我呀。”

    周重诚失望:“又要走啊!”

    钱楚点头:“嗯。不走我怎么赚钱啊?”

    陈嫂在旁边又说话了:“现在的年轻女孩子,跟我们那一辈不一样了,我们那一辈都争当贤妻良母持家有道伺候丈夫孩子的好妻子好母亲,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往外跑。”她说着伸手拽了拽床单被褥,“走了也好,重诚啊,我心疼你,你留下陪你说话聊天。也确实用不着别人插手。钱楚是吧?你忙就先走吧,不耽误你赚大钱。”

    周重诚只好摆手:“好吧,楚楚那我不耽误你赚大钱了。”

    钱楚笑着点头:“好呀,等我赚钱了,给你买糖吃。”说着,钱楚拿手在周重诚的脸上上捏了一把,跟陈嫂和张阿姨打了招呼,款款出了病房。

    陈嫂一脸难以置信,那是女朋友该做的动作?她急忙弯腰看周重诚的脸:“重诚啊,你这脸被捏的疼不疼啊?你女朋友看着挺温柔贤惠的,怎么下手这么重呢。”

    周重诚笑眯眯道:“陈嫂,一点都不疼,楚楚舍不得拧我的。”

    “这都红了还不疼?”陈嫂拧着眉头,“以后你得多说说她,没这么对自己男人的。”

    周重诚觉得一点都不疼,哪怕有一点疼,他也不觉得那是疼,那分明是自己跟钱楚的情趣嘛,怎么就变成疼了?

    “没事。”周重诚说:“陈嫂你别担心,我们好着呢。”

    “你妈最近忙,一堆的事,每天早出晚归的,只能让我来照顾你。”陈嫂说:“你爸倒是清闲些,不过他来回赶也不是个事,以后中午啊,我给你送饭。“

    周重诚高兴:“嗯,辛苦陈嫂了。”

    “辛苦什么呀?”陈嫂笑呵呵的说:“不过都是小事,跟自家孩子似的,哪有那么多说头?”

    张阿姨洗碗完就搬了凳子在旁边坐着,不管有事没事,张阿姨反正都是跟病人待在一起,到了吃药的时候拿药,遛哒的时候就陪着遛哒。

    张阿姨从床底下拿了三个苹果,拿去洗干净回来,打算给周重诚削一个苹果。她觉得周家的人都不错,不小气,她一开始也不好意思吃雇主家的水果,毕竟现在水果也挺贵的的,按时雇主家里谁都让她吃,不管什么时候洗了,都会多洗她一个,张阿姨那是真心实意觉得周家人好。以前她遇到过那些看似热情,不断劝她吃东西吃水果的雇主,可是当她盛情难却,真的拿起来吃的时候,他们又会心疼。

    陈嫂立马把水果刀拿过去,帮周重诚削水果,边削边说:“削水果这也是技术活,做不惯的人,削个水果都浪费,皮削的厚了,那吃到肚子里的果肉不就少了?”

    张阿姨看了陈嫂一眼,然后拿手机出来看看娱乐新闻什么的,打发时间。

    周重诚现在是康复到第三月,个人问题都能解决,除非是弯腰拿东西的动作,需要张阿姨的地方也少了,所以张阿姨这个月开始就轻松很多。原本张阿姨是说实际需要人照顾一个月就行,但是周策担心,非让张阿姨干满三个月,张阿姨乐得轻松一点。

    原本没别人的时候,没有大事需要张阿姨,张阿姨就管给周重诚削个苹果,倒杯水之类的小事,但是现在陈嫂来了,这些事也轮不到张阿姨,张阿姨就拿了一个小一点的苹果,连着皮一起啃着吃,她是粗人,没那么讲究的,一边啃水果,一边拿手机看。

    陈嫂一看到,顿时就觉得周家的钱真是白花了,一个护工好吃懒做怎么行?

    她看了眼垃圾桶,对张阿姨说:“哎,你过来把这垃圾桶倒了,这都快满了,怎么都不主动倒了呢?这种小事就不能让人家说出来,自己要自觉。”

    张阿姨放下手机,笑呵呵的应了句:“好咧。我这就是等你削皮呢,削完了我就倒,要不然套了新垃圾袋,再削皮,天热了招蝇子。”

    陈嫂拉着脸,又看她一眼,满脸不悦的表情,等张阿姨倒垃圾去了,陈嫂才对周重诚说:“重诚啊,这护工是不是也用不上了?我看这里也没什么能用到她的地方,一个月那么多钱,也太浪费了。”

    周重诚正吃着果子看着杂志,这是钱楚买来给他消遣用的,听到陈嫂的话抬头:“我爸付了三个月的钱,陈嫂人不错,平时你们都不在的时候,她都陪我聊天说话,照顾的很周到。”

    其实周重诚是实话实说,但是陈嫂听了就觉得周重诚在维护张阿姨,“你这孩子就是心软,谁哄你两句你都信。真担心你哪天被人给骗了还不知道,时候后悔。外面的很多人心术不正啊,那些年轻漂亮的吧,就想着骗男人的钱,各种温言软语哄得人高兴啊。而那些年纪偏大的吧,也是利用年轻人心底好,做事偷奸耍滑,尽想着骗钱。”

    “陈嫂你是说那些人啊?那些人都是团伙作案的,说是是美女,实际上就是个汉子,这种的确实可恨,国家打击呢,还挺严厉的。”周重诚说:“至于年纪大,哎,只能说这年头骗子多,防不胜防啊!”

    陈嫂觉得周重诚就是没听懂她的话:“你呀……还是抬嫩了点。”

    说话间,张阿姨已经进来了,她笑呵呵的拿了空垃圾桶进来,刚想绕过陈嫂拉抽屉拿垃圾袋,陈嫂已经抢先一步把垃圾袋拿了出来:“放着吧,就不麻烦你了,我来就行。”

    张阿姨把垃圾桶放下,又坐回原来的位置,只是这次她没玩手机,而是笑呵呵的问:“这位阿姨,您是小周先生的什么亲戚啊?头一回来,我都没见过呢。”

    周重诚急忙说:“张阿姨,我都忘了跟您介绍,我是陈嫂带大的,关系亲厚着呢。”

    张阿姨顿时做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明白了。原来是小周先生的保姆啊!”

    周重诚在介绍的时候,就是故意没说保姆,毕竟说起保姆那就是外人,他自认跟陈嫂关系不一样,不能用保姆形容。

    但是真要论起来,其实陈嫂就是周重诚的保姆,是周家请的带孩子做饭洗衣的保姆。

    所以张阿姨这样解释,并不算错。周重诚倒也没计较张阿姨的说法,毕竟张阿姨也不了解他们的情况。

    但是陈嫂听了张阿姨的话,就格外的不高兴,什么保姆?她怎么就成了保姆了?她当初去周家,陈玉飞说的时候可是说帮忙的,她是去帮忙的,周家付钱那是给了她基本开销,她早就算是周家的一份子,是周家人了。

    陈嫂自己主动开口:“我跟陈老师是亲戚,当初呢,我也是有自己的工作的,只不过陈老师那时候几次三番去找我,请我帮忙带孩子,照顾一下家庭,她那时候忙啊,我实在没办法,才辞了工作,来了他们家。这一帮啊,就是三十年,现在想想,跟做梦似的。”

    张阿姨又是一脸了悟的表情:“那您也真是不容易呀。我做护工吧,也做了这么多年,照顾了太多的病人,能请得起护工的家庭,多少都还不错。隔一阵就认识一些新朋友新家庭,挺有意思的。不过您就不一样了,您只给小周先生一家当过保姆,天天在熟悉的环境里,老见着老周先生和陈老师两个人,挺无聊的吧?”

    陈嫂气得想指着张阿姨骂,怎么就一口一个保姆了?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就是为了让她知道自己跟那些寻常保姆不一样,她口口声声的保姆,故意的吧?

    偏周重诚这个大老爷们,对这种太过细节,而且在他听来没什么营养的话丝毫不感冒,确切的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偶尔回神才应一句。

    两个老阿姨的话题,他能感什么兴趣?

    张阿姨说完这些,把刚刚咬了几口的苹果拿起来,重新吃了,又开始玩手机,等手机上设的闹钟响了一声,张阿姨提醒周重诚:“小周先生,咱们下去走走吧。你躺了也有两个多小时了。”

    周重诚把杂志一放,“行。陈嫂,我跟张阿姨下去转转,要不你先在这里歇着?”

    陈嫂立刻说:“我跟你一块去。”

    两个老太太较上劲了,还较的不动声色,周重诚丝毫没有发现。

    周重诚刚下楼不久,李真来到病房,在病房没看到周重诚,问了同病房的人,同病房的人说周重诚下楼去了,李真打算到楼下找他,转身看到唐之远朝这边走来,显然也是来找周重诚。

    两人没有直接谈过话,不过都知道彼此的存在,李真见他要进去,便开口:“唐医生是吧?重诚下楼去了。”

    唐之远愣了下,随即对李真点点头:“多谢。”

    李真看他一眼:“你是这里的医生?”

    唐之远说是,打算要走,李真看着他的背影,随即垂下眼眸,果然知道周重诚父母身份的人不少啊,看看,这不是一个两个的都来套近乎了?

    只有她最傻,跟周重诚相处这么长时间,才知道周重诚的家庭背景。

    -

    陈甜中午的时候跟人吃饭,一个人发呆了很久,怎么办?她总觉得李总突然找她谈话,还说什么她是新人里面潜力最大,要给她做扶持活动的话背后透着阴谋。

    毕竟,所有人都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李总不喜欢跟人谈话的,怎么突然找她谈话了?再者,就算是公司大事扶持优秀人员,树立典型,那这个典型也应该是钱楚,轮不到她呀?

    钱楚的团队有一百多个人,她的才有四十多个,就算钱楚的团队刨去她的这一支,那也是有六十多人,怎么都比她的人。

    陈甜觉得心惶惶的,但是又没人商量。身边的人都是组员,她的慌张不能透露出来,所以思考之下,她还是跟钱楚发了信息:姐,我需要你开导!

    钱楚很快回复:你还需要开导啊?那看来是遇到了不小的事,可以啊,手机里说不清,你看晚饭时间怎么样?方便吗?我请你呀!

    陈甜回复:晚饭时间没问题,但是是我请你!

    毕竟她心虚,总觉得被李总谈了话之后,自己背叛了钱楚似的。

    钱楚回复了一个笑脸:行,有人请吃饭我还不高兴吗?那我就等你请我啦!

    两人约好时间,钱楚见了下午要见的朋友,虽然对方没明确表态,不过一次成功的机会本就不多,慢慢来吧。

    到了和陈甜约定的地点,陈甜一下趴在桌子上:“姐,今天早上李总好我谈话了,我好慌!”

    钱楚好奇问:“为什么呀?”

    陈甜哀嚎一声:“李总突然找我聊天,我心中一阵惊慌!“

    钱楚看她一眼:“聊个天而已,慌什么呀?”

    陈甜抿着嘴,看看周围,才小声说:“李总跟我说,公司打算推出一个典型人物,说我最适合。”

    “那不是挺好吗?”钱楚惊讶:“这是好事啊?你慌什么?”

    “哪里好了?”陈甜敲敲桌子:“她这摆明了讨好我呀!”

    钱楚:“……”

    陈甜进一步解释:“姐,你不觉得她自从知道我跟哥是亲戚之后,对我就特别关注?”

    钱楚看着她,陈甜继续说:“她什么意思不是一目了然吗?分明就是想让我成为她攻略我哥的助力之一!这次还跟我说要特别扶持我,根本目的就是想挑拨离间,把我跟你的关系分裂。你知道的,咱们保险行业,师徒不和是大忌!”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你好,King先生费先生,借个孕

小说周先生的险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燕子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燕子回时并收藏周先生的险情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