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者:绝世猫痞    书名:全职军医[未来]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org】,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沐院长是在周一上午才知道他有个学生被关进了实验室。

    这种事故以前曾经发生过一次,当时实验中心设备检修,有个学生没收到通知,在里面做实验忘了时间,结果被关了整整两天,放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做了好几期的心理治疗才逐渐好转,后来转去了农科院兽医系。

    医科生胆子一般不会很小,平时很多人在一起做试验,面对尸体大都不会害怕。但如果落了单,情况就不好说了——毕竟再彪悍的人,和一群尸体关在一起好多天也会觉得惊悚恶心,何况没吃没喝的,体力消耗也是个大问题。

    而且上次那个学生已经大三了,年龄超过二十岁,这次这个是大一新生,才十七岁,一堂解剖课都没有上过,完全是个菜鸟!

    “你说有人被关在解剖实验室了?”沐在周一上午的例会之后接到了班长的报告,当时就吓了一跳,“谁?多久了?”

    “两三天了,周五做完实验他好像就没出来。”班长一头汗,“周末他没回宿舍,舍友以为他去朋友家了,没在意,今天早上他连着两节课都没来,大家才觉得有些奇怪,推算了一下,周五实验课之后就没人见过他了。留值日的女生说那天他主动帮她留下来清理实验室,她还以为他早就回去了。”

    “我问你是谁!”

    “巫承赫。”

    沐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霍地站起身来,对秘书道:“叫校医院把急诊室空出来,让心理科主任去解剖实验室。”

    “要不要叫个内科医生?”

    “我就是。”

    秘书一呆:“您要自己去吗?可是半个小时后有一场很重要的学术交流会,十二名从联邦各地赶来的医生都在等您作报告。”

    “改成酒会,推到今晚,就说我忽然想请大家吃饭。下午你安排人带他们去参观一下学校,放松放松。”

    “好的,我马上去做酒会的预算……”

    “不用,我自己掏钱,不要动用院里的资金。”沐大步流星往实验中心走去,“叫保卫处把这三天的监控录像给我发过来,我要看。”

    “是。”秘书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他如此紧张,感觉有些奇怪,摇了摇头,照他的吩咐去安排了。

    一行人脚步匆匆赶到实验中心,助理已经开了大门,忐忑不安道:“院长,抱歉我不知道里面有人,周五下午我家里有点事,所以早走了一会……”

    沐冷冷横他一眼,没说一句话,但助理已经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戾气吓尿了,自动消音,跟在他身后往地下一层走去。

    “没人接到他的求救电话?”沐在电梯上问班长,“你们也没人跟他联系?”

    “他的舍友菊次郎曾经联系过他,说不在通讯范围内。”班长道,“我们也觉得奇怪,实验室明明有信号的,可是现在就是打不通。”

    “除了他,那天谁最后一个离开?”

    “……不知道。”班长羞愧道,“我走得早,没注意是谁。”

    沐脸色十分不好看,连训人的话都懒得说,下了电梯直奔解剖实验室。然而一打开解剖室的大门,他就愣住了——那个站在解剖台前哼小曲的货是谁?

    想象中精神崩溃娇弱哭泣的某人正捏着解剖刀给一具男尸分离胆囊,整个人那叫一个精神焕发,估计捡到一百万也就莫过于此了。一边的解剖床上停着一具已经解剖好的女尸,干净利落,尤其胸腔,堪称教学范本。

    沐惊呆了两秒,扫过他正在忙碌的双手,冰冷的视线不由得浮上一丝惊艳的笑意,然而很快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暴怒——谁让你把老子的存货都特么给剖了?知道这年头样本有多稀缺吗?你都干了剩下的班级还玩毛线啊!

    简直暴殄天物!沐捂着胸口直喘气,半天右手点了点班长,又点了点巫承赫,示意他过去把停不下来的某人给摁住,免得自己控制不住出手太重,酿成惨剧。

    班长看着血肉模糊的尸体,以及两手血污的巫承赫,浑身的汗毛都炸成了烟花烫,哆嗦了半天才踅过去,用一根手指捅了捅他后背:“同、同学,你停一停先。”

    巫承赫全身心都投入在解剖当中,被他一戳吓了一跳,手一抖,一根血管就穿了,大叫一声:“哎哟尼玛,我的胆囊!”一边手忙脚乱结扎血管,一边右手一伸:“内镜持夹钳,大号,快!”

    “……” 班长一头黑线:拜托能不能不要玩得这么投入啊亲!

    沐嘴角抽了抽,悄没声息地走过来,拿起一把钳子递在巫承赫手里,看他处理好穿刺,分束好血管,才凑近他耳边阴森森道:“玩够了吗?”

    巫承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感觉耳背上的毛毛虫筛糠似的颤抖着,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压制,猛然间反应过来,扭头,立刻看到沐放大的面孔,吓得大叫一声:“啊!”

    沐被他的尖叫吓了一跳,皱眉往后躲了躲,勃然大怒:“叫什么叫!三天没吃饭还叫这么大声,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吗?”一边说着,一边夺下他手里的解剖刀,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便甩在了木质药品架上,发出“夺”一声轻响。

    两秒钟后,木架“嚯啷啷”一声整个裂成了两半!

    巫承赫被他这一手小李飞刀彻底镇住,胆战心惊看着即将暴走的Boss大人,思忖着是应该卖萌还是应该立刻跪下,半天憋出一个老实巴交的微笑:“院、院长,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死了没有!”沐看了一眼被他剖了一大半的尸体,怒气值瞬间飚红,对助手道,“去拿个遗体捐献书让他给我签字,下次再出这种事,谁祸害了我的标本,谁就给我躺到停尸床上去!”

    巫承赫被他喷了个激灵,脑子里飞快地轮了一圈,决定勇敢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我、我不是故意的,院长,我就是被关在这里很害怕,所以想找点事情分散注意力……我不是故意要用掉您这么多尸体的,我只是一个人呆在这瘆的慌……” 顺便装可怜拉点同情值。

    “呵呵……”沐被他如此逻辑崩坏的解释雷笑了,毫不吝啬地糊了他一脸的呵呵。

    站在门口的三人则被沐的笑吓得全体惊呆:天哪院长他竟然会笑,虽然只是冷笑,也够惊悚的了好吗!

    巫承赫转过弯来,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解释有点不合时宜,一时不知道如何补救,只能纠结地挠头。沐笑完了,看着他呆萌的表情,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心理科主任道:“你先把他带去医院检查一下,看脑子是不是吓坏掉了。”

    心理科主任擦了擦头上的汗,道:“是。”跟班长一左一右架住疑似神经病,将巫承赫拖出了实验室。巫承赫想了想,觉得自己这大概是保外就医的节奏,于是顺从地跟他们走了。

    沐对助理道:“去各处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异常,还有这孩子有没有祸害别的东西。”

    助理领命而去。沐站在解剖台前,仔细观察着巫承赫的“作品”,视线扫过尸体全身,最后停留在胸腔的位置,捡起一把止血钳一一检查他做的切口和缝合,渐渐露出惊讶的神色——阿斯顿医学院汇集着全联邦最优秀的医科生,天才他也不知道见了多少了,但这么标准的解剖手法还是第一次看见。

    这孩子真的只是一个大一菜鸟吗?

    沐丢下止血钳,想了想,启动了自己的个人智脑,邮箱里躺着秘书传给他的监控记录。他打开记录,以十倍速飞快地播放了一圈,精准地将时间轴停留在周六上午,那时巫承赫正在解剖第一具女尸。

    无比流畅的手法,从切口到开胸,从分割肌肉到处理血管,每一个步骤都像老手一样精准。沐将倍速调低到3,仔细查看他的解剖过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惊讶——这孩子令人惊叹的不只是娴熟的解剖手法,还有近乎恐怖的解剖直觉,纵观他从医这二十多年的经历,几乎还没见过这样的鬼才!

    如果说解剖手法可以依靠模拟解剖软件练习,这种超乎寻常的直觉只能是天生的,而作为一个长期教育全联邦最杰出人才的医学院院长,沐非常清楚正常人的直觉可以达到的上线。

    这孩子绝对远远超出了这个上线!

    沐目光沉沉地看着视频,眼中闪过极为复杂的情绪,少顷,他忽然开始来回调整三维视频的角度,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他将视线落在了巫承赫右耳的位置,凝神注视他头发盖住的地方。

    “院长,我找到了这个。”助理兴奋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沐眼神一凌,立刻将视频拨了个相反的角度,挡住他的耳朵,问助理:“什么?”

    “是一个信号屏蔽器,做得非常精巧,可以屏蔽地下一层所有的无线通讯,包括紧急呼救系统。怪不得他们打不通那孩子的电话,也没收到求救。”助理递给他一个小纽扣大的圆片,“这东西应该是军用的,一般人搞不到。”

    沐接过圆片,若有所思,往上衣口袋里一塞,将面前的全息视频快退,把时间轴调整到了周五傍晚六点五十。视频显示当时巴隆兄弟和一个白人正离开实验室,关上门以后那个白人回头在门禁上鼓捣了一会,之后往墙角丢了个什么东西。

    沐漆黑的眼睛眯了眯,道:“我现在去校医院看看那孩子,你叫这三个人到医院来见我。”

    “是。”

    “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沐神色颇为冷峻,沉声道,“事情涉及国防部长家的公子,可能会有些麻烦,我不想在院方形成结论之前听到什么风言风语,明白吗?”

    “是。”助理肃然答应。

    沐往门口走了两步,又停下了,问:“别的实验室有没有什么损失?”

    “呃,几乎没有,就是化学实验室少了一百多克分析纯果糖,不值钱的。”助理说,“还有缝合实验室的门被打开过,我进去看了,那孩子把周五上午护理班的缝合考试作品修改了一大半,那班学生估计得重新考一次——老师还没打分呢。”

    沐痛苦扶额,道:“简直混蛋!他还能更手贱一点吗!”

    助理嘴角抽了抽,又道:“不过他的缝合真的非常好,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那么完美的手法,恐怕最挑剔的偏执狂也挑不出毛病来,您要是看见一定会给他打满分的。”

    沐冷冷瞥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偏执狂?”

    “不不不!”助理吓了一跳,连忙否认,“我没这个意思……”

    “说了的话千万不要再吞回去,那只会让你显得很猥琐。”沐冷冷道,“而且我就是偏执狂。”

    助理一头冷汗,无语凝咽。

    两人到了校医院,沐直奔急诊室,问急诊医生:“刚才送来那个孩子情况怎么样?”

    值班医生道:“已经给他做过检查了,没有任何问题,就是有点饿过了,好在电解质是正常的——这孩子说他每半天就摄入二十五克果糖。”

    “他倒是很会吃!”沐冷声吐槽,问,“心理医生给他做过评估了吗?”

    “做过了,心理很正常,就是大概太开心了,稍微有点亢奋。”急诊医生苦笑道,“不过后来听说您要来,他又说头疼心慌犯恶心什么的,我猜大概是应激反应,怕您生气处罚他吧。”

    “换了我,能独立解剖两具尸体也会这么亢奋的。”沐哼了一声,道:“行了,再观察一两个小时就让他回去吧,我看他一点事都没有。”

    “是,我也这么想。”

    助理出去接了个电话,道:“院长,巴隆兄弟他们来了。”

    “叫他们进来。”

    沐在医生办公室接见了奥利奥三人组。巴隆兄弟脸色有些忐忑,进来后连正眼看都不敢看沐,被他冷冽的气息压制,只敢看自己的脚尖。

    “说吧。” 沉默良久,感觉气氛已经够凝重了,沐终于开口。

    简单的两个字,却令奥利奥组合齐齐打了个冷战,三人面面相觑,半天巴隆兄弟中的哥哥鼓起勇气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沐“哦”了一声,道:“大巴隆,药不能停。”

    大巴隆一愣,他接着道:“上次我就感觉你智商有问题,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我真怀疑你是怎么考进医学院的,不会是临时加了Buff吧?你爹手下的科学家又研发出什么新产品了?”

    大巴隆被他讽刺得满脸通红,刚要辩白,沐抬手阻止了他,道:“你以为我把你们叫来是调查情况的吗?别傻了,那是你们的辅导员才会做的蠢事,我不会浪费那个时间,我很清楚你们干了什么,我是来审判你们的,明白吗?”

    巴隆兄弟对视一眼,同时浮上不可思议的神色。沐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道:“你们都超过十八岁,已经是成年人了,适用联邦刑法。不知道你们清不清楚,谋杀一个未成年人会判什么刑?”

    “谋杀”二字成功Shock到了奥利奥组合,三人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沐冷哼一声,道:“古中国有句话,说‘故脑残无药可医’,你们就是脑残知道吗?你们以为把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关在地下室只是一场恶作剧,最多吓唬吓唬他是吗?你们难道就没想过,他可能会被你们害死?”

    小巴隆到底稚嫩一些,被他的一说开始害怕起来:“您、您说他死了?”

    “你猜呢?”沐反问,“或者我们反过来试试看,把你关进解剖实验室两天三夜,看会发生什么情况?”

    小巴隆变色,沐做事一向邪僻,说不定真会这么做,他可不想跟尸体呆在一起那么久!

    “他、他不会有事的。”大巴隆发现弟弟害怕了,抢着道,“他连尸体都敢搬,还主动留下来替女同学值日,怎么可能……”

    “他确实没事。”沐打断了他的话,“所以你们没有犯谋杀罪,只是谋杀未遂。”顿了顿,道,“恭喜你们,不用坐电椅了,最多判七年有期徒刑,二十五岁之前就能出狱,还很年轻呢。”

    他表情正直,语气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奥利奥三人组瞠目对视,渐渐开始相信他不是吓唬人了。小巴隆最沉不住气,惊慌道:“院、院长,我们不是有意的,只是跟那小子开个玩笑……”

    “哦,去跟法官解释吧。”沐道,“他一定会给你的智商点蜡的。”

    “是真的,我们没想害他。”大巴隆也害怕起来,老早就听说医学院院长是个异端,谁的账也不会买,说不定真的会把他们送上法庭,“我们只是平时有点小龃龉,互相看不顺眼,他也经常给我们挖坑。”

    “唔,说说看,他怎么欺负你们了?”沐饶有兴趣地问,“他在你跑步的时候给你使绊子?在你洗澡的时候偷了你的衣服?还是黑了你的教学课件,或者把你交给老师的作业全删了?”

    巴隆兄弟愕然,万万没想到自己做过的事通通被他记录在案,张着嘴,再也说不出话来。沐冷哼一声,道:“听着,我不管你们的爹是谁,他的爹是谁,医学院是我的地盘,在这儿混,你们全都得听我的!互相使点小手段,拉帮结派欺负人,没关系,学校不是象牙塔,我乐意你们提前认识社会的黑暗。但你们给我记住,任何时候都别拿人命给我开玩笑,你们开不起,你们的爹也开不起!”

    巴隆兄弟垂着头,惶惶如丧家之犬。沐接着道:“或许你们不知道,上一个被关在解剖实验室两天三夜的人是个什么结果——那孩子到现在都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医生当不了,只能转行做兽医。你们这样的做法,完全可以毁掉一个人,明白吗?联邦是法治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你们他娘的连王子都不时!你们可以回去问问你们的爹,如果你们废了汉尼拔的儿子,会有什么下场,相信他的答案一定比我的更加提神醒脑!”

    接受审判的三人面如死灰。沐停顿了一会,确认他们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道:“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巫承赫就在隔壁病房,你们进去请求当事人的原谅,如果他同意不控告你们,我们就不走法律程序,在医学院的范围内解决这个问题。”

    峰回路转,以为死定了的三人忽然看见了曙光,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沐对他们的可怜的情商非常满意,站起身来:“跟我来。”

    巫承赫正坐在病床上吃医生给他特别配制的营养素,就看见长期奋战在坑爹第一线的三人走了进来,惊悚的是每个人的眼睛都闪烁着天使般纯洁的光芒。

    巫承赫略惊悚,戒备地看着他们。大小巴隆对视一眼,同时给他一个亲切的笑容:“你没事吧?”

    “……”巫承赫虽然是个圣母,但还没圣母到脑残的地步,真说自己没事,估计他们下次挖的坑就更凶残了。于是他什么话都没说。

    “对不起,我们太过分了,请你原谅我们吧。”大巴隆一脸诚心悔过的表情。小巴隆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跟着道:“是啊是啊,这次是我们对不起你,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欺负你了。”

    这是什么节奏?我又不是神父,你们忏悔个毛线啊?巫承赫越发惊悚。

    “是这样,他们希望你不要控告他们谋杀。”沐道,“毕竟他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但鉴于你们是同学,他们又诚心悔过,还是希望你能给他们一次机会,在医学院内部解决这件事情,不要闹上法庭。”

    “哦……”巫承赫恍然,估计沐大概是用什么残酷的手段吓唬过这仨了,才搞得他们像鹌鹑一样求自己原谅。说实话他还真没想过要告他们,毕竟只是小男孩的恶作剧罢了,就算这次手段狠了点,也不至于“谋杀”云云。

    而且要不是他们把他关起来,他还没那么好的解剖机会呢,说起来真该谢谢他们!

    巫承赫假装纠结地想了一会,道:“院长,我服从院里的安排。”

    看这情商!沐暗赞一声,一本正经道:“我当然希望这件事能控制在最小范围内,闹上法庭会给院里带来不好的影响。”

    “是啊。”巫承赫马上善解人意地点头,“您说得对,我听您的。”

    “谢谢!”奥利奥组合都要给巫承赫跪下了,感激得热泪盈眶,“谢谢你给我们悔过的机会!”

    “那就这样吧。”沐说,“这件事院里会做出处理决定。”

    本来大家都以为事情圆满解决,但就在巫承赫出院的第二天下午,阿斯顿大学法务中心却收到了一封来自战略学院的投诉信。

    马洛·辛普森先生对医学院提出严正的抗议,抗议院长沐的不公正裁决。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几天可能都是晚上更新了,等周末时间宽裕了再挪到上午吧,泪……我不该出去玩的。

    感谢:

    后台打不看看不到霸王票,明天再感谢吧=,。=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全职军医[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绝世猫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世猫痞并收藏全职军医[未来]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