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发飙了

作者:绝世猫痞    书名:全职军医[未来]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不负娇宠惑国妖后

一秒记住【小说旗 www.xs7.org】,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两栖飞船缓缓停靠在“通古斯之门”,巴隆夫人疾步走出船舱,表情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刻板。

    “校长。”汉斯早已等待在入口处,面带焦灼地迎上来,“行政中心刚刚收到圣马丁和阿斯顿的联合律师函,沐院长委托他们对向导学校提出诉讼……”

    巴隆夫人抬了一下手,表示自己知道了,问:“沐院长本人怎么样?”

    “大出血,孩子保住了,但做了绝育手术。”汉斯低声说,“他已经申请了伤情鉴定,级别定下来恐怕不会低,因为圣马丁就有鉴定资质,他们一定会偏向他的。”说着将联合律师函显示给她看,道,“我想我们这次有麻烦了,听说内阁的人去医院看望了他,还转达了总统的问候。”

    巴隆夫人扫了一遍律师函,沉默不语。汉斯等了一会,忍不住道:“校长,事情发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是不是应该主动应对,免得在舆论上受到谴责?毕竟我们是执行公务,而且确实也捕捉到了一名向导。沐院长的遭遇值得同情,但他的确有窝藏向导的嫌疑……”

    “我会处理的。”巴隆夫人做了个手势打断了他,问,“新向导怎么样?”

    “路德医务官已经把他接到医院去做检查了。”汉斯说,“随行的人说他情绪还可以,就是有点深海反应。”

    “给汉尼拔统帅的函件发出去了吗?”

    “已经发了,还没有收到回音。”

    “照顾好他。”巴隆夫人将律师函还给他,“总统的飞船马上会到,叫行政中心的人准备一下,我在这里等着迎接总统。”

    “总统阁下要来?”汉斯吃了一惊,这位新总统可是向导学校的名人,早在NTU服役时期他就多次跑来参加毕业舞会,骚扰了一大票向导,最后又拍拍屁股扬长而去,号称要独身。上上任校长将其列入“向导学校最不欢迎的人”之列,就差把他的名字刻在耻辱柱上了,严命任何人不许再把他放进来祸害人。

    不过那时候谁也没想到他会当上总统,而总统,是没有人能拒绝的。

    “叫人去准备吧。”巴隆夫人揉揉眉心,她猜到总统会为了巫承赫的事责问她,但她以为最多也就是把她召到官邸谈谈,完全没想到他会为了巫承赫再次踏上通古斯的土地。

    他还派国务卿代表他去看望了沐……巴隆夫人深感头痛,事情似乎有点变得脱离掌控。

    一刻钟后,总统的御用座驾——‘联邦一号’停靠在水下船坞,金辙在数名特勤的保护下走进通古斯之门,看见巴隆夫人,没有像往常一样与她握手,而是淡淡点了一下头。

    “总统阁下。”巴隆夫人颔首致意,“欢迎您来向导学校,很多年您都没有来过这里了,我还以为您不会再踏上通古斯的土地。”

    金辙嘴角勾了一下,作为一名“勾引”了好几名向导却至今独身的老流氓,他老早就被通古斯基地拉进了黑名单,连继任总统的时候都没有收到这里的巡查申请。

    巴隆夫人这是在提醒他,他欠向导学校的。

    “以后我会常来的。”不过金辙从来不会顺着别人的思路往下走,他感慨地叹了口气,真诚道,“看来我对向导学校关心得太少,巴隆校长对我很哀怨啊,是我的疏忽,我以后会多关心你们的。”

    巴隆夫人一僵,他得是怎么听才能从她这句话里听出“哀怨”的意思来?

    她总算知道什么叫政客了。不过总统能和向导学校改善一下关系,对她还是有利的,于是巴隆夫人浮上一丝得体的微笑,道:“欢迎您常来,这是本校的荣幸”

    飞艇越过小半个城市,降落在行政中心。校长办公室就在原“通古斯号”栈桥主控室,非常宽敞,金辙坐在落地窗前,可以俯瞰到整个通古斯基地。

    “真是宏伟,我的祖先曾经在这里服役多年。”金辙感叹道,“人类第一次在异星建立这么大的军事基地,一定没想到这里有一天会变成向导禁闭区。”

    “是向导学校,总统阁下。”巴隆夫人纠正道,“‘禁闭区’是五十年前的称呼了。”她不想让谈话一开始就确定一个对向导学校不利的基调。

    “噢,是。”金辙貌似无意地道,“一转眼《保护法》都实施五十年了,当时全联邦只剩下四千多名向导……于是现在在册的有多少人?”

    “……将近六千。”巴隆夫人脸色有些不好看。果然,金辙立刻皱起了眉头:“五十年了,居然只增加了不到两千名,我们不是在实施《保护法》吗?全联邦这么大的人口基数,这么高的出生率,为什么向导的数量至今没有什么起色?”

    巴隆夫人额头有点冒汗,道:“原因是多方面的,旧制度影响深重,许多人至今都不愿生育带有向导基因的婴儿,堕胎率很高,我们多次修改法案,增加堕胎罚金,提高新生儿补贴,仍旧没能遏制住这股风气。还有民间的一些秘密组织,他们为向导提供庇护,让他们躲避在我们的视线之外,我们曾多次提议警方和军方对这些组织展开调查,但至今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唔,你们确实做了很多努力。”金辙先是肯定了向导学校的工作,继而话锋一转,“不过恕我直言,巴隆校长,站在一名普通父亲的角度,如果我的孩子有向导基因,我恐怕也不想让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换个身份,假如我是一名向导,恐怕也不想被送到通古斯这种地方。”

    “您不能这样假设!”巴隆夫人正色道,“当个人意愿与联邦利益相抵触的时候,如果人人都选择了个人意愿,那联邦怎么办?人类怎么办?灭亡吗?”

    “不。”金辙的表情刹那间变得严肃无比,漆黑双眸强势地盯住巴隆夫人,道:“历史证明让人类走向灭亡的,往往是那些违背人性的法律,而不是违抗它们的人!巴隆校长,九百年前,人类正是因为生化改造决案毁灭地球,才不得不离开母星移居这里。一百年前,人类正是因为大屠杀法案消灭向导,才导致现在人均寿命低至一百岁的情况。”

    巴隆夫人脸色十分难看,深呼吸,道:“总统阁下,我们是向导学校,不是最高法院,也不是国会,我们只管严格执行联邦制定的各项法律。”

    “是啊。”金辙挑了挑眉毛,抬高下巴靠在沙发靠背上,道:“那你来说说看,你们是如何执行这项神圣的法律的?”

    巴隆夫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盛气凌人的总统阁下,从前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人酒会,金辙永远都是一副温和儒雅,热情谦逊的样子,巴隆先生曾多次抱怨过这名总统手腕强硬,不按常理出牌,她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看来……是她太天真了。

    “总统阁下。”巴隆夫人决定开诚布公地谈谈,“如果您是因为沐院长的事对我提出申斥,我表示非常遗憾。昨天的事是我处理不当,在捕猎向导的时候没有考虑沐院长的心理承受能力,当着他的面抓捕了他的学生,给他造成了惊扰。学校已经收到了圣马丁和阿斯顿的联合律师函,我会第一时间向他道歉,并协商补偿事宜。”

    金辙的手搁在沙发扶手上,手背上的青筋隐隐暴起,脸上却还是威严肃穆的表情:“这么说事先你就计划了这次抓捕?那么你来解释一下,发现有学生疑似向导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先和院方协商,而非要在末期会议现场忽然发难?巴隆夫人,阿斯顿是联邦最高学府,你在如此盛大的交流会上肆无忌惮抓人、伤人,想证明什么?证明向导学校凌驾于整个联邦的教育系统之上?还是证明远航军你们也不放在眼里?”

    “不不,我绝对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总统阁下。”巴隆夫人吓了一跳,天知道她最初的目标根本就是沐,沐是医学院的院长,她又怎么可能事先和他通气?

    但现在真正被抓捕的却是巫承赫,远航军委培生,汉尼拔统帅的长子!巴隆夫人额头冷汗直冒,瞬间意识到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总统之所以跑到通古斯来质问她,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因为与沐院长的私交,而是因为她挑战了教育部和远航军的权威!

    总统就任不久,绝对不想为了一个把他拉入黑名单的向导学校,得罪他正在努力拉拢的左膀右臂。所以无论这两方面的哪一方,甚至是圣马丁和阿斯顿,一旦提出抗议,他都会把她推出去,秉公直断,平息对方的怒火。

    现在再说真正的原因,已经于事无补,还会带来更糟的后果,巴隆夫人权衡了一下,道:“我必须向您坦白,总统阁下,我们最初的目标并不是巫承赫,而是另一名学生,您知道,伊卡鲁幻色蛱向导的隐蔽性是非常强的,我们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之所以选在末期会议上动手,是因为我们怀疑那名向导意识力非常强大,只有多名向导联手才有可能逼他现形,而末期会议是唯一可以调集向导进入医学院的机会。”

    金辙面无表情地听完她的辩解,道:“我听懂了,你们学校一向就是这么办事的,对吗?发现疑似者,封闭消息,做一个圈套,抓起来。至于对方属于谁的麾下,受谁管理,父母子女……一概不在你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这次受害者变成了汉尼拔统帅的儿子,完全属于倒霉踢到了铁板,是吗?”

    “……”巴隆夫人觉得总统的脑波似乎跟她完全不在一个位面上,她明明是在解释,他分析出来的却全是向导学校如何嚣张,如何跋扈……

    他到底想干嘛?

    “怪不得五十年才增加了两千名向导。”金辙说,“我一直以为你们的工作太难做,权利太小,现在看来恰恰相反,联邦给你们的权利太大了,但你们的情商却低得让人心寒,导致在违背人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您不能这么说!”巴隆夫人憋红了脸,“《保护法》实施以来,我们一直在为改变向导的境遇做努力,给他们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照顾,我们在替大屠杀的后果买单!总统阁下,您这样说是完全抹杀了我们的成绩!”

    “不,巴隆校长。”金辙敲了敲桌子,眼神中带上一丝凶悍的意味,“是联邦在替你们买单!大屠杀时期通古斯每年的花费只有不到一千万联邦币,养活着四千向导。现在你们每年的预算是一亿四千万,还不算基础建设,但向导的数量只增加了不到两千人!更加可怕的是,我把纳税人的真金白银源源不断送到这里,给你最好的资源,你却把联邦推到了向导的对立面上!现在还推到了远航军和教育部的对立面上!”

    巴隆夫人面如土色,面对总统狂风骤雨般的申斥无力反驳,但她能怎么做?放任巫承赫不管吗?因为他是汉尼拔的儿子就把他放出去吗?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责备你,巴隆夫人。”金辙在一轮无情的责备之后睁着眼睛说了一句瞎话,然后收起浑身那黑社会大佬一般的戾气,道,“向导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每一届的总统都想解决,但办法越错越离谱,到了我这一届,已经在反人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这简直比当初的大屠杀还要来得危险。”

    巴隆夫人已经彻底被他搞晕了,只能呆呆听他洗脑。金辙道:“《保护法》出台的时候,大屠杀刚刚结束,向导忽然之间得到了重获自由的机会,哪怕是必须和不认识的人结婚,他们也是非常非常愿意的,包括他们的亲人,都对联邦感激涕零。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保护法》依旧停留在当初第一版的层面上,官员们,包括你们仍旧把它当成一种对向导的赦免和施舍。但向导不是罪犯,他们不需要赦免,也不需要同情,他们总有一天会恍然大悟,质问联邦为什么他们要接受这些带着枷锁的‘恩惠’!”

    “我们一直在完善和修改,增补条款。但向导太少了,我们能怎么办?把他们放出去,他们能活吗?”巴隆夫人无力地说。

    金辙摇头:“不,那些增补只是些皮毛,就像我规定每天揍你一顿就可以让你吃饭,然后把营养素的量从五百克变成五百五十克,我能指望你愉快地挨揍吗?”

    巴隆夫人嘴巴动了动,没说出话来,金辙接着道:“《保护法》实施了五十年,之所以联邦每年花那么多钱改变向导的境遇,还每年有那么多人冒着罚款的危险堕胎,还有那么多民间保护组织深受爱戴,就足以表明这项法案有多么失败了!巴隆夫人,我给你透个底,我要在第一届任期内彻底修改保护法,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决定。”

    巴隆夫人完全震惊,看着金辙诚恳的面孔,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表决心还是应该立刻反驳——她是向导学校的校长,她在修改《保护法》上有绝对的发言权,但她能把这个发言权寄托在一名继任不久,还不知道能不能连任的总统身上吗?

    就在她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如何表态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敲响了。巴隆夫人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换了平时谁胆敢打断她和总统的谈话,她一定会重罚,但今天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谢谢他!

    因为总统太可怕了!

    进来的是汉斯,他的脸色非常凝重,低声向总统问了好,俯身在她耳边道:“校长,有件事必须立刻向您报告,新向导身上有标记图腾,他被标记过了!”

    巴隆夫人变色,斜对面的金辙瞳孔倏然一缩,右手紧紧握住了沙发把手,高维空间里,他的狮子猛地站了起来,焦躁地低吼着,在他脚边转来转去。

    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金辙太阳穴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他早就猜测巫承赫可能是一名向导,为了避免惨剧发生,他原本是想尽快在任期内修改《保护法》,或者让金轩在NTU刷够军功,得到相亲权。作为一名总统,他自信可以在巫承赫四年学习期满之前做到其中任意一点。

    他也怀疑过两人的关系,他觉得金轩不可能不碰一个十八岁的向导,但金轩的行为太反常了,非但一直在远离阿斯顿的信息中心工作,还多次独自去往远航军辖区执行任务。这对已经标记过的异能者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离开自己的向导就跟离开食物和水一样,是完全是违背本能的行为!

    即使像金辙这样的资深忍者神龟,也不敢随意标记害他干靠三十年的沐,因为他不敢保证在标记以后,还能容忍沐在远离他的医学院工作,他大概会像其他异能者一样,越来越依赖他,恨不得把他绑在自己的裤腰带上。

    他猜测,如果巫承赫真的是一名向导的话,一定是受了沐的保护,像沐一样长期使用药物屏蔽自己的信息素——他在圣马丁密室里拿到的那些药剂,已经证明是向导信息素抑制剂——所以才能抵制金轩的占有欲,让金轩毫不犹豫地去天阙空间港执行任务。

    好吧,他确实是低估了自己弟弟的变态程度,金轩苦恼地扶着额头,这小王八蛋是怎么做到在把那孩子这样那样了以后,还愉快地跑去几百光年外杀人越货的?他还是异能者吗?他是不是基因变异了?

    金辙恨不得把金轩立刻抓回来踹上两脚,一边大脑飞快运转,思考着向导学校发现学生被标记了以后会怎么做,然后眼睛就忽然瞪大了——“切断”!没记错的话,他的老上司卸任之前,通过了这么一条秘密条款!

    金辙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冷汗刷一下从后背心流了下来。果然,下一秒,就听到那人请示巴隆夫人:“路德医生已经向行政中心提交了审查的申请,我想立刻组织两个人去和新向导谈谈,如果标记他的异能者确信不具备资质,我们就得准备给他实施‘切断’。”

    这下金辙满脑子就光剩下“卧槽”两个字了。

    和他一样,巴隆夫人的脑子里也是一团乱,或者比他还更乱。她皱眉思忖良久,才低声道:“不,再等一等,等汉尼拔统帅的回函,他身份特殊,不能轻易实施‘切断’。不不,你们还是去和他谈谈,先确定他的异能者是谁,如果是远航军那边的人,资质条件可以酌情考虑。”

    虽然还没想好要不要排总统这边的队,她已经被金辙那番话吓到了——汉尼拔统率着全联邦七成以上的兵力,连总统都要看他脸色行事,何况是向导学校?

    她不想成为人类分裂的罪人。

    汉斯领命而去,办公室内安静下来,总统和校长都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谁也顾不上说话。

    良久,还是金辙先开口;“‘切断’这项条款,我建议立刻删除。”

    巴隆夫人早已被他强大的气势震得七七八八,闻言下意识点头附和,继而一愣:“为什么?它能最大限度让军政高官得到适合的伴侣,能让标记过的向导变得‘纯洁’。”

    金辙点了点头,问:“据我所知这一条款已经被写进去五年了吧?你们做过多少例‘切断’?”

    巴隆夫人想了想,道:“八例。”

    “它为什么是作为隐形条款被增补的?”

    “因为危险性。”巴隆夫人道,“如果被恐怖组织掌握这项技术,很多重要人士的生命会受到威胁。”

    金辙“哦”了一声,道:“五年,八例。巴隆校长,就你个人来看,这个生意划算吗?”

    “什么意思?”巴隆夫人莫名其妙。

    金辙打开个人智脑,翻了翻五年前的一些预算账目,道:“数据显示为了研发‘切断’设备,你们耗费了近八百万联邦币的经费,然后五年内为联邦‘节省’了八名向导……”

    “准确的说,是七名。”巴隆夫人非常不想说出这件事,但她不能欺骗总统,“有一名向导因为意识云受伤,引发严重的抑郁症,自杀身亡。”

    “哦。”金辙太阳穴的青筋再次暴了一下,眼前闪过金轩和巫承赫双双躺在血泊中的情景,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他想了想,道,“我完全不理解你们为什么要通过这样残酷的条款,它让数千名军政高官时刻面临被‘切断’的危险,让我们自由民主独立的精神面临民众的质疑,而成果仅仅是五年七例个案!巴隆校长,这个条款严重威胁到联邦的安全,我建议立刻废除!”

    巴隆夫人不敢贸然答应,毕竟“切断”技术是向导学校最大的研究成果之一。她犹豫着道:“我会立刻召集会议……”

    金辙忽道:“你知道‘黑珍珠案’吗?”

    “是的。”巴隆夫人已经有点被他绕晕了,“年初的惨案,据说至今还没有任何组织声称为此事负责。”

    “官方公布的消息,恐怖组织制造此案的目的,是为了抢劫一批由圣马丁研究中心研制的增强剂,用以提高异能者的战斗力。”金辙沉声说,看着巴隆夫人的眼睛,“不过这不是真相,你猜真相是什么?”

    巴隆夫人下意识问:“什么?”

    “真相是他们研发的这个药剂,是针对向导的。”金辙道,“具体是什么用途,我不能告诉你。”好吧其实他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它的杀伤力还远远不如‘切断’。巴隆校长,不是我质疑你们的保密能力,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秘密,总有一天,会有人知道这项技术,会有人想从向导学校手里弄到这项技术!因为有了它,就能威胁整个联邦!”

    巴隆夫人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脸色瞬间变得雪白:“您是说……”

    “无论你还是向导学校,包括我这个总统,都承担不起这种风险。”金辙诚恳地说,“所以我建议你们立刻提出撤销这项条例,并将‘切断’装置彻底销毁,内阁和我本人,会全力支持你的提议。”

    巴隆夫人眼神阴晴不定,良久才点了点头:“好的,我这就起草申请书。”

    金辙神色一松,他的狮子低低吼了一声,终于在他脚边趴了下来。

    就在这时,房门再次被敲响,进来的仍旧是汉斯,不过表情明显比上次更加古怪。

    “校长。”汉斯俯身对巴隆夫人道,“我们恐怕短期内不能对新向导进行‘切断’了,刚刚确定的消息,他怀孕了,六周半,异卵双胎。路德医生给他做了筛查,两名胎儿都没有明确的向导基因,但鉴于他本身是隐形向导,不排除孩子生出来以后觉醒向导性。”

    巴隆夫人觉得在总统的调|教下,自己的神经已经有些不能适应如此频繁的信息轰炸了,木然“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旁边的金辙则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卧槽这也太快了吧,他这就要当大伯了?他女儿还才刚刚从他爹的肚子里拿出来好吗!

    双胞胎啊要不要这么牛?

    老天啊你不公平,为毛老子人工受精才只有一个!大家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巴隆夫人想了想,觉得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脸上的颜色变得好看了点,吩咐道,“你亲自去安排,给他分一个舒适的宿舍,让路德医生亲自照顾他的身体,饮食照一级标准来。课程的话,看他本人的意愿,除了必修的礼仪、修养和思想课,喜欢学什么就学点什么吧。”

    “是。”

    “等等。”金辙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汉斯,“你说巫承赫怀孕了?”

    “是的,总统阁下。”

    “我去看看他。”金辙站起身来,不由分说往外走,“我真是愧对统帅阁下,汉尼拔把那孩子交给我,我居然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怀孕了,简直太不应该!”

    没有人能够阻止总统阁下,汉斯看一眼巴隆夫人,见她没有意见,恭敬地对金辙道:“请。”

    总统带着特勤浩浩荡荡离开,巴隆夫人静静坐在办公室里,回想起刚才那场领域轰炸一般的谈话,忽然产生了一种“总统是不是一直在等这样一个机会?”的感觉。

    是错觉吗?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一直在忙,擦泪。

    不要打我,我已经很用力在更新了,谁看谁知道!
推荐本书上一章(←)返回目录(回车)下一章(→)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全职军医[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绝世猫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世猫痞并收藏全职军医[未来]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